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班里男生戳我小内内 挺进朋友熟妇的身体

2021-06-11 15:18:05【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霍宸晞看着她,心中有些自责。 “霍总,我拿了钱就会把事情办好,就算退一万步,像您刚才所说的,我看到蒋老怪要宁青青的性命,我也无法见死不救。” 她一边伸手揉

    霍宸晞看着她,心中有些自责。

    “霍总,我拿了钱就会把事情办好,就算退一万步,像您刚才所说的,我看到蒋老怪要宁青青的性命,我也无法见死不救。”

    她一边伸手揉着脖子,感受到自己的手上和身上逐渐恢复了力气。

    “要我说你们女人就不该敢这么危险的工作!”

    江枫听了她的说辞,还是忍不住否定。

    “就是因为有不少人和你抱有一样的想法,所以我才不得不隐瞒自己是女人的事实。”

    女人抬头看向江枫,眼神中掠过一抹犀利的光。

 江枫听到她的话,突然愣在原地,好半晌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你……你为了一个职业,这样豁出去自己的小命,真的值得吗?”

    “这位先生,你自己就做着这个的世界上最高危的职业之一,不也照样是在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吗?”

    女人嘴角勾起一个冷淡的笑意,面容清冷,可是一双眼睛中却好像藏住了熠熠星光似的,发着光亮。

    霍宸晞听着她的话,忍不住侧目看了她一眼,心中忍不住生出两分敬佩之意——

    在现在社会中,难得还有活得像她这么通透又有信念感的人了。

    “我那不一样,我是人民公仆,这是我的职业和终身为之奋斗的事业。”

    江枫总觉得这个女人是在故意和自己抬杠,忍不住就想在这个辩题上取胜,这个显瘦弱小的女人,竟然成功地激起了他的胜负欲。

    “那你就用这个角度来看我不就通了吗?侦探也是我想为之奋斗终身的事业,你想做人民公仆,我想成为名侦探,都是信念而已。”

    女人笑着说话,虽然不久前还受到了巨大的惊吓,但还是的保持着强大的逻辑和清醒的思维。

    江枫微微一愣,这女人还真是拥有一颗强大的心脏啊。

    他心中突然某个地方像是被轻轻地搔到了,嘴已经先于大脑的理智控制,脱口问出来:

    “你叫什么名字?”

    “何许知。”

    “倒是个好名字,和你本人的气质竟然是一点都不像。”

    江枫微微轻笑一声,看向她的眼神中闪着两分熠熠生辉的光彩。

    霍宸晞在一边看得脸上带笑,他这个好友,只怕是遇到了克星了,看他脸上的那个傻笑的样子哦,真是带着两分憨傻气。

    “行了,你还有没有的程序要走的?没有的话,我就先回家了,这一天给我奔波的,我也是真的累了。”

    霍宸晞伸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把江枫从看着何许知的呆愣状态中,叫回了神。

    “哦、哦,还要跟我回局里一趟,做一下案情记录,这几位都要跟我走一趟。”

    江枫虽然把视线从何许知的身上收了回来,却在说话的时候,忍不住时不时地拿眼睛扫她一眼。

    这个女人的身上,好像闪着某种他许久不见的光芒,让他总是忍不住地想要去看她。

    “那行,尽快搞完,我还想早点回家呢“

    “你个臭小子,就想着回家,心里还有没有一点你兄弟我的位置了?我今天为了你,还带伤奔波,你却连半点安慰什么的表示都没有,你真是我兄弟吗?”

    江枫忍不住吐槽。

    霍宸晞转头看见江枫的右手确实还打着绷带,伤势都还没好全,心中感动,可是嘴上却丝毫不嘴软,吐槽他:

    “就你这一身铜皮铁骨的,还用的着我来安慰你?我一个大男人,安慰你这个大男人,像什么样子?我看啊,你与其酸我,还不如早点娶个媳妇,自然就有人安慰你心疼你了!”

    霍宸晞一边说着,还一边用意味深长的眼神去看那边的何许知,当即引得江枫一拳砸在他的肩膀上。

    “臭小子!就你长了一张嘴会叭叭的!”

    江枫说完,也下意识地去瞧那边何许知的态度,却发现人家好似根本没有听到这边说话的声音似的,专心地看着医生为她处理着小腿上的伤口。

    江枫无奈,只能扬声吩咐现场的其他队员:

    “所有人,现场整理好了之后,就准备收队了!”

    “是!”


 

    其他的人都齐声回应,没多久,一行人搀扶着伤员、医护人员抬着昏迷的宁青青,刚走出别墅门,穿过了的一群前来报道的新闻记者,才上了警车。

    警察局门口,江枫的车子刚停稳,霍宸晞才抬头往车窗外看了一眼,就看到了欧阳米正站在车外,紧张地朝着他坐的这辆车子张望着。、

    “米米!”

    霍宸晞打开车门喊了一声,就看见她像一阵风似的冲了过来,紧紧地抱住了他。

    “宸晞哥哥,你身上留了好多血!你没事吧?”

    她一抬眼就能看到他身上的血迹、还有衣服上的破损处还露出了伤口,脸和头上的红酒液虽然已经稍微清理过了,但还是留着一些痕迹,混合着脸上被碎玻璃片划出来的伤口,看着还是有两分可怖。

    “米米,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你怎么会这么快就知道我受伤了?”

    “电视上都已经报道新闻了,我能不知道吗?”

    欧阳米一抬头,眼睛里已经全是泪水的,她在新闻里看到他满身是血的、被景逸搀着走出那个别墅的样子,心都揪紧了,要不是看他还能自己走路,她真的要担心死了。

    “新闻这么快就报道了?”

    霍宸晞微微一愣,伸手想要去摸她的头发,却在看到自己手上的血迹的时候,又准备收回自己的手。

    “宸晞哥哥!”

    欧阳米见到他迟疑的动作,伸手一把揪住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双手紧紧地覆在他的手上,竟然有一种劫后余生的侥幸和喜悦。

    仿佛比自己经历了一场生死考验之后,还要感到后怕。

    “宸晞哥哥,你以后再也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好不好?”

    她微微抬头,一双手紧紧地揪住他的衣袖,眼神中满是祈求。

    “米米,你为什么不让我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你是在担心我吗?”

    霍宸晞脸上微微一笑,心中却像是发现了什么宝藏的大男孩似的,微微低头和她平视,双手扶着她的肩膀,眼神中带着两分温柔的探究。

上一篇:我能不能进去试试不就知道了 放东西在里面了走路

下一篇:粉嫩奶头顶起肚兜 结合处粗大快速捣出白沫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