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偷玩醉酒的大人裤裆经历 一个吸上一个添下小说

2021-06-11 15:15:29【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霍宸晞一边喊着,一边打开了手机的照明,小心地一步步往前走,直到脚边好像踢到了一个什么温热的东西。 他顿住脚步,转头一看,果然是一个女人躺在一个靠墙的角落里。 他用手机

霍宸晞一边喊着,一边打开了手机的照明,小心地一步步往前走,直到脚边好像踢到了一个什么温热的东西。

    他顿住脚步,转头一看,果然是一个女人躺在一个靠墙的角落里。

    他用手机的周电筒照过去,发现她身上没有血迹,只有些灰尘的痕迹,想必是刚才被拖行的时候粘到身上的。

    “宁青青?”

    他在女人的身边蹲下,伸手将女人的身子扳过来,却被惊了一跳——眼前这个女人也不是宁青青!

    他下意识地环顾了一圈四周的黑暗,忍不住猜测,这个蒋老怪究竟在他这个房子里藏了多少个女人?!

    “江枫,你来看看,这里有一个女人,她的脚上带着镣铐,我打不开。”

    霍宸晞的一边朝着外面喊着,一边伸手去探这个女人的颈动脉,还好人还活着,只是她这后半辈子只怕是都要活在阴影里了。

    “喂?你还好吗?”

    他伸手在女人的脸上轻轻地拍了拍,女人慢慢地恢复清醒,但是却在清醒的瞬间就紧紧地蜷缩起自己的身子,嘴里支支吾吾地讨饶:

    “别打我!我会乖乖听话的!求求你别打我!”

    女人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双手抱住自己的头,看起来是很熟练的防御姿势,看来平常确实没少挨蒋老怪的打。

    霍宸晞看着她,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然后起身出了门,将一整块窗帘都撕下来,又重新走回那个房间,把窗帘盖在那个女人的身上。

    女人身上的颤抖微微止住了一些,但是还是有些下意识的哆嗦。、

    霍宸晞眼神中微微透出两分可怜,又轻声地说了一遍:

    “你放心吧,警`察们都来了,姓蒋的没有机会再伤害你了,一会儿会有人来给你打开镣铐的,你放心吧。”

    说完,正好有一个警`察进来接手,他便转身出了房间,继续去查看别的房间。

    “江枫,你这边找到了吗?”

    霍宸晞走到江枫身边,眼神中有些担忧——一个人就算是死了,尸体也不可能凭空消失的,难不成这个蒋老怪还有本事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尸体分尸不成?

    “还没找到线索。”

    江枫说着,打开了无线电通讯器,问了那边一声:

    “你们问出来了没有,他到底把宁青青藏到哪里去了?”

    “老大,他不肯说……”

    “哈哈哈……我不会说的,你们就算是打死我,我也不会说的!你们就等着宁青青一点点烂掉吧!”

    蒋老怪的声音突然从对讲器那边传过来,透着两分歇斯底里的疯狂和绝望。

    江枫眉头一皱,掐断了通讯器的对话。

    霍宸晞没有办法,突然的想起来那个还躺在沙发上的女人,她应该是看到了蒋老怪对宁青青施暴的全过程,她应该知道宁青青在哪里啊。

    他快步走到那个女人的面前,问她:

    “你有没有看到那个蒋老怪到底把宁青青藏到哪里去了?”

    “那……那……”


 

    女人的面部肌肉仍然还没有回复知觉,无法控制自己的肌肉发声,只能断断续续地说出几个字。

    “那?”

    霍宸晞跟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可是那个方向正是他刚才已经搜找过的房间,里面也只发现了那一个被镣铐锁着脚、躺在地上的女人。

    难不成,那个黑暗的房间里还藏有什么秘密不成?

    他再次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走进了那个真正可以称得上暗无天日的房间。

    他这次直接沿着墙壁慢慢地摸索过去,手心里是一片细腻绵密又冰凉的触感,不像是一般的墙壁摸上去的手感。

    突然他快走到一个角落的时候,手上却感受到了一阵黏腻的液体的冰凉触感,他立马把手里的光照过去,果然看到了墙壁上有一片从上淋漓而下的血迹。

    他抬头顺着血迹留下来的方向看过去,果然是 从天花板上流下来的。

    “蒋老怪,你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

    霍宸晞说着,伸手在墙壁上敲了敲,是实音,再想伸手去够天花板,终究还是有些够不着,转头扬声对着外面的喊了一声:

    “江枫,给我第一把梯子来!”

    “你要梯子干什……”

    江枫一边问着,一边从门外走进来,乍一眼就看到了眼前鲜血淋漓的场面,顿时脸色也严肃了不少。

    “我去拿梯子。”

    他又转身出去,很快拿了一把梯子走回来,没让霍宸晞动手而是直接自己架了梯子,爬了上去,敲了敲天花板,果然天花板上是空心的。

    他就着霍宸晞手里的光,很快就找到了一个类似于锁的东西,微微用力一拧就打开了一块天花板,一阵腥臭味扑面而来,差点没把他当场熏晕过去——

    他从事警`察这个职业这么多年来,也算是见识过大风大浪大场面的了,却还是忍不住为眼前的场景感到头皮发麻。

    天花板上做的吊顶里面,不知道藏了多少具女尸,有的已经变成了森森白骨,就这白骨也不见得是完整的,有的还是缺胳膊少腿的,甚至还有苍白的未腐的手臂小腿,也有已经腐烂到长了蛆虫的手指,还有一些是腐烂到一半、露出白骨上面却还粘着丝丝烂肉,他一转视线,眼前骤然出现了一张苍白的女人的脸。

    女人虽然面色苍白,但是她的胸膛却还是有起伏,隐约还能听到她微弱的呼吸声——

上一篇:齐书记弄高芳 老道奷女侠

下一篇:我能不能进去试试不就知道了 放东西在里面了走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