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特种兵太大太粗 和你老公比谁的更大

2021-06-11 15:10:35【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而对于他们来说,并没有任何的损坏,当然除了当初因为薛家的那些丑事被整顿过的那些家族,想来,这次那个薛思娜进去了,也不会好受。 “你怎么还报警了?不会是早就知道薛思

    而对于他们来说,并没有任何的损坏,当然除了当初因为薛家的那些丑事被整顿过的那些家族,想来,这次那个薛思娜进去了,也不会好受。

  “你怎么还报警了?不会是早就知道薛思娜那些事情了吧?”

    薛丁玲在问出这话的时候就反应了过来,想来依照盛笃行的实力,想要将薛思娜的事情调查清楚也并不是很难,对于她过去的那些事情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只是自己不敢相信罢了,薛思娜竟然会这样地放任自己,甚至于……

    “不过都是应得的惩罚罢了,既然她敢做,就应该做好了承受这样结果 的准备!”

    “薛思娜在出国之前就已经有了这个苗头,在出国之后,借着自己的身份,多次向内陆进行转运,这些年没有将其直接抓获已经算是幸运,不过她也是能够躲藏,甚至不惜换脸。”

    “奈何,这一次坏就坏在,她竟然敢只身前往z国,就是为了找你麻烦!”

    “真是可笑!”

    盛笃行原本对于薛思娜就很是不喜,在调查了这么多关于她的事情之后,心中更是一片阴云,幸好,自己的薛丁玲没有因为她的玷污而被污染。

    “还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薛丁玲一直都知道自己的这个妹妹坏,但是原本以为这种坏只是争对自己,对于自己的那种嫉恨,但是没有想到,还会有这样的狠毒时刻,甚至于不惜将自己也搭了进去!

    真是让人难以置信,这是薛思娜,过去的她即便是不聪明,不喜欢自己,但是也不会这般,将自己亲手推进火坑。

    对于薛思娜,薛丁玲只余下了些许的可怜,并没有其他的情绪,至于今后她最终的结果,也不会是自己关心的了。

    “你这次获奖的消息齐老也知道了,瞧瞧,,这才刚回到家,就让你过去呢!”

    盛笃行的声音中带着些许的撒娇意味,他想着的是,等这次比赛结束,自己就能够和薛丁玲有二人世界,这些日子自己为了不在家中打扰到薛丁玲,特意外出出差,只是没有想到回来之后,这才刚刚坐下,就再次被齐老催促。

    他的心中竟是有一刻的后悔,早知道,就不将齐老介绍给薛丁玲认识了!

    但是对此,他也只是心中想想,很快便直接在心中消散,对于薛丁玲的梦想,自己是绝对不会轻易地将其熄灭,毕竟这都是她的欢乐,看见她开心,自己也会开心。

    薛丁玲在自己的身边,是一个真真切切的人,而不是一个任意能够随意指挥的物件,尊重,在他看来,是两个人相处之中最为重要的一环。

    薛丁玲瞧着盛笃行的模样,脸上满是笑意。

    “干嘛呢,就这样地委屈,别哭别哭,我明天再过去,今天好好地陪你,怎么样?”

    放松下来,对于盛笃行这样严肃正经的人调戏就显得很是欢乐。

    如今在和薛丁玲的相处之中,盛笃行卖萌的能力也是与日俱增。

    就在盛笃行笑得开心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

    看着上面跳动的母亲二字,不知为何,盛笃行的心中闪过了一丝的不安。

    看了一眼薛丁玲,这才接通了电话。

    “妈?”

    “笃行啊,带着丁玲回来一趟吃个饭吧,我看到了丁玲拿奖的消息,正好,一起庆祝庆祝!”

    “妈,不是,我们还……”

    “怎么,这才刚刚结婚多久啊,就已经开始嫌弃母亲了?”


 

    慕晚瑜几乎是没有给盛笃行任何反驳 的时间,直接开口,“赶紧过来吧,我等着你们!”

    说着,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盛笃行呆愣了一会儿,才反应了过来,每一次,自己和母亲通话的时候,总是会被直接确定自己的事情,没有任何的反驳时间,对此,本该习惯的他依旧是感到迷茫。

    “怎么?让我们过去吃饭?”

    借着断断续续的声响,薛丁玲猜到了些许,看着盛笃行憋闷的模样,倒是忍不住地憋着笑,她想,也就只有妈才能够让盛笃行每一次都能够这样无奈,但是却又不得不听从。

    “我还想着今天我和你能够好好地一起温存呢!”

    盛笃行与薛丁玲越发地相处,更是不会有所顾忌,口中的话语随时抛出,也不论那话语之中蕴藏着的深意。

    对此,薛丁玲原本是可以抵挡些许,还能够进行反驳,但是之后尤其现在,自己几乎是没有了任何的反抗能力,羞红了脸,“行了啊,赶紧收拾收拾,我们一起去妈那边!”

    盛笃行对于薛丁玲这样痛快地喊出自己的母亲的称呼很是欢愉,将原本心中的那股郁闷都不由得消散了些许。

    而在盛家,慕晚瑜正和盛锦绣坐在院子之中喝着茶。

    前些天,盛锦绣离开盛家,直接和龙影提出了离婚。

    在听到这个要求的时候,龙影并没有任何的激动和反驳,只是淡然地接受,这样的行为几乎是让盛锦绣失去了任何的希望。

    在办理好手续之后,因为是龙家和盛家的关系,也并没有等待很久,便在同一天之内将离婚证拿到了手中。

    “嫂子,你知道吗,当时从民-政-局出来的时候,老天爷都下雨了,似乎是在为我默哀,但是龙影却像是没有任何的察觉,直接带着身边的助理撑着伞离开。”

    盛锦绣坐在椅子之上,脸色带着些许的苍白,似乎是在感叹过去的自己是多么的愚蠢,眼眸之中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浑身散发着一股浓郁的悲哀。

    “我就一个人站在门口,那场雨是真的大啊,豆大的雨珠就像是在发泄着什么,用力地拍打着地面,溅起的水花一下就我的裤脚打湿,但是他没有回头看我一眼,过去的龙影绝对不会这样,我不知道这些年到底是怎么了,我已经很刻意地不去与他交谈,不去与他接触,想要弄清楚原因,但是龙影对我厌恶,似乎依旧很深,那种避之不及的态度,几乎是像是一把把的利刃,深深地在我的身上割开。”

    盛锦绣的声音淡淡的,即便是说着这样伤心的话语,也没有任何的变化,神情淡淡的,苍白的脸色不见一滴血色,“其实我早就料到了,在结婚之后,我就察觉到了龙影对于我态度,就像是一场任务,没有任何多余的情感,但是我还是抱有一丝的期待,希望是一时的,但是这么久过去了,似乎并不是。”

    “我用了这么多年来证明,龙影和我并不是良配,也终是结束了!”

“锦绣!”

    慕晚瑜眼中满是怜惜地看着盛锦绣,犹记得当初在龙影和盛锦绣的婚礼之上,两个人那种真诚的笑,几乎是要溢出来的幸福,犹在眼前,但是怎么就过了这么些年,就已经将好不容易结的婚都离了呢?

    她知道,在这场婚姻之中,盛锦绣的牺牲,当初为了能够和龙影在一起,她不惜放下盛家大小姐的身份,用来挽回龙影 的心,但是并没有任何的效用,在最后,不知是不是龙影心有悔改,终是答应了,甚至还出现了倒追盛锦绣的现象。

    等待了两年的盛锦绣,并没有多做坚持,便直接同意。

    原本应该是最为幸福 的一对,但是不知为何,在最终会演变成现在这样。

    “没有事,是龙影他自己不知道珍惜,当初也是没有认识到他会是这样的人。”

    慕晚瑜这些年也是见过龙影,就正是如同盛锦绣所言,这个男人的眼中似乎真的就只有工作,对于过去他们这些朋友都不屑照应说话,每次聚会都是一个人站在一旁,看着周边的人,那种隔离与好友的态度,似乎是真的像是换了一个人。

    这种现象的出现似乎也并不是这些年才出现的,那个时候的自己还想着是龙家出了什么事,让龙影这般地失魂,但是最终自己的问话就像是石沉大海,得不到一点回应,直到从盛锦绣的口中才知晓,龙影早早地就不再与她多言。

    即便是最为简单的招呼,也只是沉默地点头。

    “是啊,我只是有些感慨我的这二十多年,就像是一晃神,就已经被欺骗了,有些不甘心罢了!”

上一篇:岳两女共夫同床并怀孕 高潮春药文h

下一篇:齐书记弄高芳 老道奷女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