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岳两女共夫同床并怀孕 高潮春药文h

2021-06-11 15:09:43【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随着薛丁玲的话音落下,周边的人尽数开始讨论了起来,神情之中满事不可置信。 “什么?” “这是盗窃?” “不会吧?怎么会在这种 比赛上用这

   随着薛丁玲的话音落下,周边的人尽数开始讨论了起来,神情之中满事不可置信。

    “什么?”

    “这是盗窃?”

    “不会吧?怎么会在这种 比赛上用这样的方式来参赛,不是自毁前程吗?”

    ……

    “不是的,不是的,这就是我画的!”

    薛思娜终是再也忍不住,猛地冲到了前方,将薛丁玲手中的话筒夺过,神情狰狞地看着薛丁玲,急切地解释着。

    “这就是我画的,我当时为了画这幅画,可是在家中闭关了半个多月!”

    薛丁玲眼中依旧满是讥笑,站在一边轻松地看着薛思娜慌忙遮掩的神情。

    “是啊, 你的确是在家闭关了,可是……”

    “你是否是在画画那还真是难说!”

    薛丁玲不由得嘲讽,对于薛思娜过去的那些事情,从盛笃行的口中略知一二,即便不是全部知晓,也能够知道,这个女人,就如同她所表现出来的性格一般肮脏。

    “既然薛丁玲你说,这幅画是你所做,被薛思娜盗取,那么请拿出证据!”

    坐在一旁的评委微微蹙眉,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举行了这么多届的曲林艺术节在今天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她没有证据,这幅画是我自己在脑中想象的画面,她不过就是想要玷污我!”

    薛思娜急忙地说着,神情激动,慌乱地想要得到周边的人的认可。

    但是不知为何,那些人竟然纷纷地看着自己身后,似乎那里有着让人难以置信的事情。

    薛思娜心脏猛地跳动,急促地呼吸着,她还带着最后的希望,薛丁玲自己说过,这幅画是虚构的!

    但是就在她僵硬着身子转过身的时候,神情就僵硬了下来。

    怎么会?

    怎么会有照片?而且看着这个样子也并不是现在所照。

    不是说了,是虚构的吗?

    薛丁玲在欺骗自己?

    心中慌乱不已,薛思娜只感觉此时的自己就像是身处在难以挣脱的泥泞之中,被重重地包裹着,让人难以呼吸。

    “薛思娜,你还真是会狡辩,看来不将证据拿出来,你还真的是不会承认。”

    薛丁玲的神情带着些许的轻松,对着站在不远处的盛笃行笑了一下,然后继续道:“这张照片是盛家长子小的时候的一张照片,让我来进行创作。”

    “只是没有想到,在完成之后,会被你这样大张旗鼓地拿来比赛,不知道,你一直在口中强调的是原创到底是如何?”

    薛丁玲步步紧逼,此刻的人们也逐渐地意识到,薛思娜的确是在骗人。


 

    薛思娜的神情慌乱不已,双手紧紧地绞在一起,眼珠乱看,“你说是盛家长子的照片就是啊,再说了,你就确定我就没有见过这张照片?”

    “啧!”

    薛丁玲将还准备逼近薛丁玲的脚步顿住,抬起视线,看向盛笃行,示意他前来。

    盛笃行缓步走了上去,随着他的上台,附着于身上的那种天生就能够吸引住所有人目光的特制逐渐奏效,而众人在此刻也终是将意识到了这就是盛家长子盛笃行。

    这可是经常出现在财经杂志之上的人物。

    “丁玲说的没有错,我们家的照片怎么可能会给一个没有任何交集的人看,况且还是一个瘾-君子?”

    盛笃行没有任何的遮掩,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就有一群身穿着制服的人推开了大门走了进来,直接来到了台上,将还想要挣扎的薛思娜紧紧地束缚住,扣上了手-铐,对着盛笃行道:“多谢盛少爷提供线索。”

    说着便径直押送着薛思娜离开。

    对此,在场的人都静谧无声,脑袋之中承受的信息似乎是还没有消化。

    但是此刻的盛笃行就像是掌控了全局,直接道:“既然事情已经解决,诸位,还请继续。别被影响了心情!”

    说着,便带着薛丁玲走下了台,而与此同时,就有保镖上台,将原本标注着属于薛思娜的那副画直接小心地拿走。

    一切都是这样 的迅速,几乎不给人任何的反应时间。

    第二日,关于这一次的画赛现场的报道几乎是占据了各大谈论 的焦点,对于薛思娜的行径,都是只能够说按照愚蠢来评价,对于薛丁玲的谈论,在盛笃行让刻意压制的情况下 ,倒是没有很多人关注。

    但是显然,经此,对于一直跟随在盛笃行身边的那个人的猜测已经能够精准地确定,就是薛丁玲。

    而同样的,对于薛家之前的遭遇,更是充满了疑惑,既然和薛丁玲在一起,为何还会这样大手笔地动作薛家,甚至于不惜将薛家父子直接逼-死?

    但是所有的疑惑在他们的心中也无法得到解答,毕竟他们不可能会去问盛笃行,而薛家在这个时候几乎已经是失去了任何的继承人,也就只有那个常年在外几乎不会回国的长子。想来也不屑于此,当年薛家薛怀仁如何对待前妻的事情,可是闹得人尽皆知。

    不过如今薛家这块蛋糕,也是没有人敢动,有盛家这样的庞然大物守着,若是谁不知趣地对着他动一动爪子,恐怕之后再也不会再在桑城立足了,甚至于,依照这个男人现如今对于薛丁玲的宠爱程度,恐怕即便是在z国,可能都会一直争对。

    不过这并不会让他们眼馋,毕竟就薛家,也没有什么能够真正吸引到他们甘愿冒这么大的风险。

    只是这个薛丁玲倒是出乎意料,原本对于薛家,他们一向关注的都是薛丁柯,对于这个薛丁玲,三小姐,并不是很了解,只是知道,身为前妻所生育的孩子,并没有得到应该有的照应,更多的是一种苛待。

    没有想到也会是这样的 心狠,对于自己的妹妹,利用这次的画展直接送了进去,这一次恐怕没有十年是不会被放出来了,就看那位四小姐能不能够熬过去,还是两说。

上一篇:撅高打屁股羞耻调教性奴 闺蜜有病让我和她老公做

下一篇:特种兵太大太粗 和你老公比谁的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