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两个女人饥渴相互摸 和异性游泳在水里抱在一起

2021-06-10 15:34:30【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呵!随意画的? 即便是想要嘲讽我,也没有必要这样看不起。 不过,既然这样,那么很快,这幅画就将是我的了! “是吗,那你还真的很会想象,不知道有没有时间跟我去附近的一

   呵!随意画的?

    即便是想要嘲讽我,也没有必要这样看不起。

    不过,既然这样,那么很快,这幅画就将是我的了!

    “是吗,那你还真的很会想象,不知道有没有时间跟我去附近的一个画展?看看你们之间的差距?”

    薛思娜已经下定了决心,这副画自己一定要拿到。

    她不可能会让薛丁玲就这样拿着这幅画去比赛!

    薛丁玲看似没有任何的 察觉,看着窗外的来往人群,“可以。”

    直至车子停在了画展中心,两人再一次地下车。

    这一次,司机依旧守着车子,只是站在了车门外,目光有些懒散。

    很快,便有人前来,与之对话,从一开始的小心谨慎,到之后的畅谈,也就不过短短的几分钟。

    等薛丁玲从会展中心大门走出来的时候也不过是太阳西斜,脸上带着些许的满足,虽说自己的画作和今天所看的风格不一,但是从中也能够学到不少,看来这一次,薛思娜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只是,……

    早在半个小时之前,薛思娜就已经借口离去,倒是有些失望了,自己还真是想要好好地感谢一番。

    缓步来到车子旁,看着正坐在车内一脸严肃的司机,视线不禁看向后座的那副被油纸包裹着的画作,眼中满是深沉。

    还真是有点意思,知道给那一副同样大笑的作品来掩饰,只是就这样的摆放方式和质地,自己一眼便能够认出真假,这盗窃的手段还是需要提高啊!

    “走,回去!”


 

    坐进车内,不再看身边的那副画,直至回到家中,也没有任何的神情流露,静静地将那副画搬进了房中,用力地掀开布帘,看着上面显露出来的画作,忍不住地皱眉,这可比自己画的那副要随性多了。

    薛思娜,我倒是要看看,你拿着一副并不属于自己的画作能够走到何时?

    对于薛思娜的目的,自己一开始的确是并不知晓,只是后来,她竟然会主动地询问自己画作的问题,就是这样的急切,依旧是难掩过去的那种焦躁行为,让自己察觉到了异样,能够轻易地感觉到女人对这件事情的渴望,既然如此,不如将计就计,你想要我的画作,那么我就主动地给你寻找机会,至于,之后的结果,那就需要你自己来承担了!

    真是可惜了,原本还以为你真的是有所进步,到最后还是这样的不堪,没有丝毫的改变。

    你觉得,你将一周之后就到截止日期的截稿会让我不战而败?

    那还真是小看了!

    在此,我还真是希望你能够带着那副画进到决赛,不然,到时候没有机会将它拿回来,那还真是有些可惜了!

    盛笃行回家的时候正是在结果即将公布的前一天,两人在机场碰面,再一次前往c市,在那里,将会举办线上的点评,和公布最后的名次,一开始薛丁玲是没有准备过去,想着直接在网上观看,但是盛笃行提出,并且再加上前些天薛思娜的那一出,倒是让薛丁玲产生了想法。

    两人最终坐上了飞往c市的飞机,看着窗外已经只能够零星地看到几点建筑的景色,薛丁玲转过头,看着盛笃行,“这一次你不会就已经知道会发生什么了吧?”

    薛丁玲的心中还是有些忐忑,毕竟,自己用来“钓鱼执法”的画作,可是盛笃行小时候的照片,那个时候的盛笃行是那般的可爱,当时自己只是翻看着老照片 ,没有想到会有这样大的收获,原本是想着给盛笃行一个惊喜,让他看看过去的自己是多么的可爱,但是没有想到,半路会让薛思娜带走,虽说这其中有着自己不可推卸的责任,并且明显是那般的故意,所以,对于这次的画赛,自己很是忐忑,不知道是否前来。

    不论是利用什么方式,自己都有办法让薛思娜再也无法在国内的绘画大赛之中生存。

    只是因为盛笃行的重视,这般强硬地前来,便也就只能够答应。

    “怎么?你有什么事瞒着我?”

    盛笃行一脸疑惑,同时,眼中带着些许的笑意,看着薛丁玲的时候,似乎带着洞穿一切的眸色。

    奈何薛丁玲并没有抬头,只是在问话的瞬间就低下了头,不敢去看着盛笃行的视线,“没有没有,不过希望到时候这场比赛能够快点结束。”

    倒不是薛丁玲希望薛思娜会拿着自己的那副画进行比赛,若是她用自己的画作赢得了比赛那倒是没有任何的问题,但若是,最后的她,拿着自己的画,在台上耀武扬威,那可真是一个能够打击她的好机会。

    那么万众瞩目的地方,被揭穿是在盗窃别人的作品来进行参赛,那还真是让人难以想象今后的薛思娜在这一行业之中如何生存。

“第五十二届曲林艺术节油画赛最终赛正式开始!”

    台上的主持人神情激动,顺着光亮的移动视线在台下的选手和观众身上一一扫过,最终落在了评委席之上。

    “下面由我来介绍一下这一次在台上的评委,一共有三名,分别是……”

    借着灯光的遮掩和前方台上主持人的声音,盛笃行斜过身子,凑在薛丁玲的耳边,“你觉得怎么样?”

    “很好啊!”

    薛丁玲没有任何的问题,该有的紧张并不减少,但是这只是正常的心理变化,倒是也没有想象之中那般紧张地难以说话行动。

    心中的落差也并不是很大,即便是老师和盛笃行给予了自己很大的鼓励,自己依旧并没有抱有很大的期望,毕竟先给自己一个小一些的台阶,慢慢地攀升才是最好的方式,自己这些年并没有一直浸-淫在这种创作之中,参加这次的比赛也算是给自己一个提升的机会,知道自己在哪方面还需要加强。

    这一次,本就未曾抱有能够拿下前三甲的希望。但是能够在这个比赛之中历练已经算是给予自己很大的鼓励。

    她相信,今后的自己,将会有更多的进步。

    “放心吧,这一次能够提名就不错,我没有那么大的期望!”

    薛丁玲的眸中没有丝毫的失落,的确,本身这一次能够参加比赛,还是因为盛笃行的一次帮忙。

    “加油!我相信你一定可以!”

    盛笃行扯东了嘴角,眸中满是鼓励,同时伸出一只手,紧紧地握住了女人的手。

    视线再次回到台上,此时的主持人已经将评委介绍完毕,都是这一圈子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人物。

    并没有过多的赘叙,很快便进入了正题。

    “参赛的规则和评分制度相信在场的各位都已经清楚,便不再浪费时间,我们开始来进行最终的评选结果点评!”

    主持人的语气逐渐地欢快,声音洪亮,“一共有近百名晋级的参赛画者,在这里,我会公布前十名的成绩,和剩余的还请诸位直接登录官网查询!”

    “第十名,是来自云市的方宇,其参赛作品为坠落的神山!”

    随着话音落下,是方宇的那副画被工作人员推了上来,在台上展示,的确就侗作品名一般,《坠落的神山》,这应该画的是当地的圣山,但是不知是因为信仰的凋零还是环境的问题,现在上面几乎已经难以见到一片绿色。

上一篇:第272章给贵妇播种 男朋友揉兔兔

下一篇:乖,高潮了吗? 好爽,慢点,阿,好深 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