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第272章给贵妇播种 男朋友揉兔兔

2021-06-10 15:32:52【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盛笃行嘶哑着嗓子,艰难地回应着,“丁玲,我也爱你!” 终是无需再忍 ,俯身压下 ,红浪翻滚,一夜好眠…… 比赛很快便要到了截止日期,依旧是由选手们直接将比

 盛笃行嘶哑着嗓子,艰难地回应着,“丁玲,我也爱你!”

    终是无需再忍 ,俯身压下 ,红浪翻滚,一夜好眠……

 比赛很快便要到了截止日期,依旧是由选手们直接将比赛作品邮寄到后进行评判,这一次,可以直接选出获胜者。

    此时的薛丁玲正从齐老那边回来,因为盛笃行正好前两天出差,便是没有将前来陪同,只是嘱咐了保镖将薛丁玲平安送回。

    薛丁玲坐在后座,看着另一边座椅上的画纸,眸中带着些许的欢愉,等这次盛笃行回来后,自己就能够给他一个惊喜了!

    看着窗外飞快逝去的景色,薛丁玲的心情很是激动。

    但是很快,一阵手机铃声就将薛丁玲原本还算是不错的心情戳散。

    “薛思娜,有事?”

    薛丁玲的眸中带着些许的防备,原本这么久 不给自己发送消息,自己还以为已经不会再给自己说话,但是没有想到,这么久了,竟然还是没有忍住。

    “姐,你在哪里呢,这么久了都没有联系,是不是该请我吃顿饭呢?”

    薛思娜的声音似乎是带着针眼,很快便是穿透了手机话筒来到了薛丁玲的耳边。

    “没空。”

    “姐,别这样无情吗,不然我请你吃?”

    薛思娜并不放过,她此时正站在屋顶上,迎着风,看着楼下如同蝼蚁一般的人流和车流,这样将所有的一切都尽收眼底,那种居高临下的模样,几乎是要将心中所想的那些狂妄都直接展露。

    看来今天不答应薛思娜,就不是轻易地放过自己,并不是不想直接拉黑,但是这个人不论怎么说都是自己的妹妹,即便是自己已经对她厌恶,她这样极力地想要邀请自己前去,也是有一定的原因,这倒是很好地引起了自己的好奇心。自己倒是要看看,薛思娜还有什么想法。

    “行啊,什么地方?”

    给司机说了地名,便直接驱车前往。

    等到了薛思娜所说的那个包厢之后,薛丁玲这才发现,周边的包厢墙上尽是各色的绘画,并不是那种随意的画作,倒是还算像是认真研磨了几年。

    但是很快,便将这个惊奇撇开,看着端坐在位置之上的薛思娜,“你若是没有人陪着吃饭,大可以直接去找过去你的那些朋友,不必强硬地将我拉来。”

    对于薛思娜的目的,自己还是没有弄清楚,但是此前,她倒是很想知道 ,这些日子,这个女人是去了哪里居住,竟然会将自己折磨成这样。

    记得这次刚见她的时候,脸颊之上还能够看到些许的软肉,那副模样虽然并不是很让自己欢喜,但是至少,看上去倒是没有什么明显的病痛显露,但是现在,这个女人过去的那些肉几乎是全部是微缩,眼眶周边的黑就像是画了烟熏妆一般,让人难以分辨,乍一眼看过去,还以为……

    薛丁玲心头一跳,薛思娜不会是在……

    就是这样的想法也很难以证明,更何况,现在薛思娜看向自己的目光之中并不是如同自己所了解的那般,迷离和疯狂。

    倒是能够看出其中的精明,想来,这一次又是不知道看上了自己哪里,想要折腾了。

    “怎么会呢?”


 

    “和姐姐吃饭,可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情啊 ,这么久 了,就是希望能够和您吃一顿饭,上一次你们走的急,都没有来得及,这一次,即便是姐姐一个人,我不也得请吗?”

    薛思娜倒是没有任何的不适,眸中满是光亮,看着薛丁玲 的时候,似乎是在说着心中的真心话 。

    即便是这样,薛丁玲也并没有放松警惕,眼眶微眯,似乎是想起来了什么一样,看向薛思娜,“你上次说你是因为参加了绘画比赛才回国 ,这些日子,不知道,你参加的是不是曲林艺术节?”

    “啊!”

    薛思娜装模作样地惊呼了一声,倒是伸出一只手抵住了自己的唇瓣,眸中闪过一丝的笑意,“是的呢,难道说姐姐你也参加了?”

    “也是,姐姐你这样的有天赋,怎么可能会放弃这个好机会呢!”

    “就是不知道,姐姐您能不能够走到最后了!”

    薛思娜的语气淡淡的 ,似乎自己说出的话语并不是在挑衅,而是平常的叙旧一般。

    薛丁玲最为不喜的就是女人这样做作的神情,几乎是难以让人产生好感 。

    “不知道,姐姐您参加比赛的画作是否画好了呢?”

    薛丁玲猛地抬起头看着薛思娜,只见这个女人脸上和自己相似的地方似乎都有些诡异,心中不免再次产生了些许的膈应。

    对于她所说的画倒是留了个心眼,看起来,似乎是别有想法。

    “怎么?”

    薛丁玲探究地看着薛思娜,心中不禁想到了过去小的时候,在学校,一次考试之中,被人举报作弊,而原本应该属于自己的第一则是落在了别人的头上,后来虽然被证实清白,但是那种被玷污的名字依旧难以消除,直至后来,再一次同学聚会上,被人无意间提及,才得知,这背后是薛思娜所为,虽然不是同一年级,但是处于对自己的嫉恨,就想要让自己永远地背负这个骂名。

    这个女人,不再单单是那样纯粹地想要模仿自己了!

    更多的,是对自己的嫉恨,甚至于不惜毁掉。

    这次的绘画比赛,想来也不是那么的单纯,知道自己来参加,专门回国。

    这后面所蕴藏的,是自己不为所知的事情。

    “就是想看看,毕竟姐姐当年的天赋就极佳,这些年来,也定是极为厉害!”

    “难道姐姐不愿意和我分享你的成果吗?”

    薛思娜没有丝毫的避讳,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薛丁玲眉头轻挑,心中似乎明白了女人是想要做些什么。

    不动声色,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薛思娜这才缓声道:“若是真想看,也不是不可以,毕竟现在那副画就在外面车里。”

    “不过若是你只是真的只是想要看看,那倒是无所谓,就怕你会像过去一样。”

    薛思娜显然没有想到薛丁玲会这样直接,但是破裂的面容很快便得到了修复,大笑着遮掩神情,“那真是没有必要,毕竟这些年,我的成长已经超乎了你的预料。”

    一顿饭并没有吃些什么,薛丁玲几乎每时每刻都注意着薛思娜的动静,只觉得这个女人相交于过去越发地难以感知。

 坐在车内,看着画布上的笔触,薛思娜的心中蔓延出了些许的裂痕,手指紧紧地攥在一起,似乎是想要从其中的疼痛中消减对眼前这一幕的嫉恨。

    她没有想到,薛丁玲即便是在没有师傅指导的情况下,也能够做出这样情绪饱满灵动的画作,画布上的孩子脸上的笑容几乎是瞬间就让心中一颤,这样纯净的笑,几乎是瞬间就在自己的眼前展露。

    一副22×14的画框,掀开保护套,一身白净的略带着婴儿肥的小脸蛋出现在眼前。

    小小的孩子蹲在地上,穿着一套合身的背带裤,天蓝色的衣服称得孩子的脸颊越发地透亮,坐在草地之上,肉嘟嘟的双手似乎是要将不远处的那一支在随风摇曳的花朵摘下,而在他的不远处,更是有一片近乎是被燃烧起来的湖面,在不断地闪烁着耀人的光。

    作画之人的笔触极为细腻,将满心的爱意和温柔都镌刻在了每一笔每一画之中,暖色调几乎沾满了整幅画中,那种带着朝气的生命感和幸福感,几乎是在瞬间就能够打动观看过这副画的所有人。

    紧了紧拳,薛思娜转过身看向坐在副驾驶的薛丁玲,嘴角微勾,“看起来也就这样,不过你有孩子了?”

    “你不会以为这是我的孩子吧?”

    薛丁玲不禁佩服女人的想象力,“这是我随意画的。”

上一篇:女主名器纯肉np文 校花被一群小混拖到野外侮辱

下一篇:两个女人饥渴相互摸 和异性游泳在水里抱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