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高三陪读睡一床 好紧好爽再浪一点h官场

2021-06-10 15:30:19【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但是这个怀疑暂时还是不能够跟薛丁玲说,毕竟这个还未能够确定。 “反应?” 就她? 薛丁玲的心中并没有丝毫的感触,甚至于还有些不屑,薛思娜似乎从小就对周边

  但是这个怀疑暂时还是不能够跟薛丁玲说,毕竟这个还未能够确定。

    “反应?”

    就她?

    薛丁玲的心中并没有丝毫的感触,甚至于还有些不屑,薛思娜似乎从小就对周边的亲情并不是很在乎,当初在看到自己的母亲在客厅被人直接……

    那个时候的自己刚从学校回来,刚刚推开门就听到了压抑着的闷哼声,当时的自己有些惊讶,正准备出声询问,就看到了站在门廊之后的薛思娜紧紧地盯着沙发上那两具纠缠着的身影,当时的自己已经能够明白那些事情,但是没有想到,他们会是这样的过分,直接在客厅之中这样,而薛思娜则是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看着那一切。

    而自己则是不忍直视,再一次轻手轻脚地将门合上,在院子里呆坐着,直至晚上吃饭的时候,薛思娜的神情都没有任何的异样,而自己心中对于汪琬更是一种难以直视的感觉,只是看着汪琬的一片衣角都会觉得难以忍受。

“倒是没有什么反应,从小便是这般,她对家似乎没有想象之中的那般执着。”

    薛丁玲带着些许的不确定,但是这并不能够代表薛思娜会不在意薛家是被自己所弄垮。

    想来也难以接受吧!

    不过现在的她也并不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所有的一切都并不担忧,相信就薛思娜也做不出什么大事。

    “对了,齐老让我在有空的时候就去附近的学校周边和那些美术生一起去绘画,跟着他们一同出去写生。”

    “出去写生?”

    盛笃行不是很能够理解,“在家中不行吗?”

    “院子里也有很多的植被啊!”

    盛笃行不是很想让薛丁玲被人关注,他相信以她的天赋,想要在外界被看上也是迟早的事,但是自己就是想要独占着,即便是知道,女人会有自己的事业,但是他还是想,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在薛丁玲的身边,有着自己的存在。

    “唔,行吧,但是我要去前面的湖边,那边的景色还算是不错!”

    薛丁玲其实很久之前就已经看上了那片湖边的景色,每次太阳照射下来的时候,就是一片的波光淋漓,让人目眩,为之动容沉迷。

    就这样,薛丁玲将常用的画室已经逐渐地放弃,来到了室外,支着画架,静静地坐在阴影底下,看着周边的景色,手中的动作不停。

    画室里空荡荡的,许久不见人。

    盛笃行觉得心里也空荡荡的,虽说之前是他同意让薛丁玲出去的,但是现在每次回到家都看不到薛丁玲的身影,让自己更是难耐。

    有时候他真的是觉得,在自己和画画之间,可能薛丁玲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画画。

    将手机掏出,站在院子之中,“你们去将湖边装上监控!”

    “不!等夫人走了再去,别被发现了!”


 

    等吩咐完,这才将手机挂断,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才不禁有些苦涩地笑了笑,这还真是一刻都离不开薛丁玲了!

    隔着屏幕暗搓搓的监控一个人,细细描绘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盛笃行知道这样的做法很变态,但他戒不掉,他对此也感觉无能为力,似乎在和薛丁玲确定了关系之后,尤其是结婚之后,这样的感觉就更为强烈了,他从前未曾谈过恋爱,也不是很清楚这样的情况是否正常,但是只能够尽量地去避免和让薛丁玲感受到舒适。

    等薛丁玲终于感受到太阳西斜,怔怔地看着湖面,几乎是要被这一美景所征服,手中的画笔不停地动作,似乎是要将这易逝的景色停留在画纸之上。

    在夜幕降临之前,薛丁玲终于是将画上好了颜色,虽然湖边的灯光并不是很强烈,但是也依旧能够看出画纸之上,夕阳的震撼。

    开始收拾东西,在转身离开的时候,注意到了一直跟在盛笃行身边的保镖在一旁出没,但是像是在避开自己一般,很快便躲藏在了一棵树之后。

    薛丁玲眉头轻挑,还有什么要瞒着自己的事情?

    倒是没有揭穿,继续缓步地朝着前方走去,在快要拐弯的时候猛地回头,看到的就是一个在柱子上装什么东西的 身影。

    留了个心眼,没有深究,准备明日来到这里之后再探查,反正是盛笃行所吩咐,对自己不会不利。

    “今天过得怎么样?”

    盛笃行看着薛丁玲进到了屋内,连忙迎了上去,伸出手将女人手中的东西接过,“累不累?”

    薛丁玲最初很惊讶,日子久了也就习惯了,只是抿着唇微微点头,脸上的笑意布满,似乎他们两个本就该如此这般的亲密。

    对于盛笃行,从一开始的高不可攀,到现在,只感觉到对自己的深爱,两人之间原本的那种距离感,似乎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逐渐地缩小,最终演变成了更为亲密的两人。

    在晚餐过后,将身上的衣服换下,薛丁玲从书柜上取下一本画册平铺在榻榻米上,自己则盘着双腿,一边翻看一边做笔记。盛笃行微笑注视片刻,见时间还早,也打开电脑处理公务。

    不知不觉到了十点半,手机发出微弱的滴滴声,提醒忙碌中的盛笃行。

    盛笃行划掉闹钟,飞快瞥了一眼屏幕。作息时间向来精准的女人果然正在脱衣,准备洗个热水澡就上床睡觉。

    白色的衬衫从女人的肩膀上滑落,她转身,露出形状优美的蝴蝶骨,腰线柔韧,臀-部挺翘……

    盛笃行只看了一眼就迅速转移视线,开始有些坐立不安。他站起身,泡了一杯咖啡,在书房里走了两圈,倾听着女人沐浴的涓涓水声。

    他越发觉得烦躁,扯开衬衫最上面两颗扣子,最终端着咖啡一步一步走回书桌前,眼睛死死盯着屏幕。他不得不承认,这个时候 的他很想直接进去,和薛丁玲来一场节约用水的套餐,但是不敢吓着女人,只能够硬生生地忍住。

    他放下咖啡,抽-出一根香烟点燃,试图让烟雾模糊自己的视线。但这一举动明显是多余的,对于盛笃行来说,这让自己原本就躁动不已的心更为慌乱,暗暗诅咒了一句。

    水声终于停了,他的烟也抽完了。由于太过专注,燃尽的烟蒂差点烫了指尖。他压下心中的慌乱,狠狠将烟蒂杵进烟灰缸。

    浴室门开了,女人顶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出来,身上只穿着一件宽松的白色衬衫,一直垂落到臀下,遮住最隐秘的部位,却又露出笔直修长的双腿。她的脚很精致,形状十分完美,踩在羊毛地毯上时还微微勾了勾脚趾头,动作可爱极了。

    因为长年待在室内,她的皮肤很白,透过薄薄的肌肤甚至能看见淡青色的血管,如此,更显得她柔软脆弱。

    盛笃行习惯性的安抚自己,于是彻底放弃了挣扎,捧着咖啡杯贪婪地凝视。

    “笃行?”伴随着薛丁玲略显疑惑的声音,那歪着头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注视着人的时候简直就是在犯规。

    他双手抖了抖,将半杯咖啡倒在了衬衫和裤子上。

    他立即站起身,用纸巾擦拭,却发现自己胯-间硬邦邦的一块。

    薛丁玲顺着男人的视线往下看,就是一道让人不难想象的场景。

“你这是挺能够忍的啊!”

    薛丁玲笑了起来,自己和她在一起这么久,虽说每天都是互相枕肩而眠,但是也并不是每一次都会有很深入的交流,倒是没有想到,今天的盛笃行格外的激动呢!

    “赶紧去洗澡,我在床-上等你!”

    薛丁玲没有给盛笃行解释的机会,直接驱赶着。

    盛笃行一听,眼中的光亮越发地耀眼,几乎是立马应答,往浴室走去。

上一篇:强受被改造成双性 引导狗狗干自己哪里

下一篇:女主名器纯肉np文 校花被一群小混拖到野外侮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