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寝室里的高潮H 裸体jk

2021-05-10 15:17:13【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我们公司不是打算兴建四个制药厂吗?我看啊,这些厂子不能全部建在江城,哪个地方的生意好做,咱们就把厂子建在哪里,建在哪里就在哪里注册!还有,这些

   “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我们公司不是打算兴建四个制药厂吗?我看啊,这些厂子不能全部建在江城,哪个地方的生意好做,咱们就把厂子建在哪里,建在哪里就在哪里注册!还有,这些制药厂由总公司独资控股但却独立经营、自负盈亏,财务独立核算!”

        白世举眼睛一亮,“明白了!”

        两人回到会议室,唐小川对众人说道:“各位,我看这样吧,采取各家公司自愿的原则,各自出资,股权分配由出资比例决定,我昨天就跟李主任说过,我们美辉制药公司可以出资十个亿,不知诸位的公司可以出资多少?”

        顾四维皱眉道:“唐总,刚才不是说了吗,刚开始没有必要出资这么多,每家公司先搁各自拿一部分,如果公司经营时资金不足需要追加投资,再根据股权占比分摊资金就是了!”

      从市府出来,白世举一边走一边对唐小川说:“李主任不声不响把这帮人找过来参一脚,这一手搞得我们很被动啊!从前市府也不是没有找过这几家本地制药企业,但没有一家愿意接手,现在听说我们想要接手,他们就来参一脚,摆明了就是想等我们把华裕制药厂救活之后分一杯羹!”

        唐小川停下来冷哼一声:“想把我们当冤大头,当傻子,咱们有些出力,但也不能任由他们这些戏耍!你这样,咱们既不能跟李主任闹僵,但也不按照他们的套路来,咱们可不是捡垃圾的!这几家制药公司如果入股就让他们入股,咱们公司要么绝对控股,至少要掌握百分之八九十的股权,即便将来要上市,上市之后依然由咱们说了算;要么只出两三千万入股,让他们其中一家或两家起挑大梁,这两三千万就当打了水漂,以后只随便派出公司某个人去参加一下股东会,无所谓了!”

        “至于究竟该怎么选择,你接下来看情况而定,不要怕得罪人,咱们有技术在手里,去哪儿不能做生意?非得在一棵树上吊死?新建制药厂的事情你抓紧,先放出风去,派一些人去各地考察一下,给他们一些颜色看看!”

        白世举答应:“好,我尽快安排!”

        坐车去机场的路上,关靖雯问道:“这事很麻烦?”

        唐小川笑着摇头:“其实也不麻烦,开公司做生意也跟混娱乐圈一样,人红是非多,公司发展壮大了,赚钱了,就有人眼红,各方面都有人想扑上来咬一口肥肉!不用担心,一点小事情,白世举可以应付!”

        两人说着话,关靖雯包里的手机响了,她拿出来接听,与对方聊了一通,唐小川在旁边听见对方是一个男人,应该也是混演艺圈的,想请她参加一个什么活动。

        等讲完电话,关靖雯说道:“红空的林向华,你知道吧?”

        唐小川道:“知道啊,天王嘛,从小看他的电影、电视剧长大的,他找你有事?”

        “嗯,下周三是他的六十岁大寿,邀请我过去热闹一下,你有空吗?能不能陪我一起去?”

        唐小川一拍额头:“过两天我要去查看蓝图汽车制造公司在各地新建的十几家零配件工厂的建设进展情况,到时候各地的领导都会到场,这已经是早就安排好的,我如果不去的话会影响不好!”

        “这样吧,如果白天的事情忙完了,还来得及的话,我就过去找你!”

        关靖雯连忙说:“没关系,你有事就忙你的吧,我让黄姐、魏叔他们陪我去,到时候还有不少内地演艺圈的人也会参加,去了也不会显得孤单!”

        ······

        从电梯里出来,常泰生提着公文包走到家门口拿出钥匙打开门,“我回来了!”

        他关上门脱下皮鞋,一边换拖鞋一边喊:“老婆,我回来了,欣欣,爸爸回来了,小棉袄,你在哪儿?”

        客厅里的很安静,没有人回应。

        常泰生很纳闷,在房子里找了一圈却没有找到老婆孩子,一边掏出手机拨打老婆的手机,一边自言自语:“这么晚了,带孩子去哪儿了?”

        “嘟——嘟——嘟——”电话终于通了,常泰生不等老婆说话就立即说:“老婆,这么晚了你们去哪儿了?怎么还没回来?”

        电话传出一个陌生人的声音:“常泰生先生?”

        常泰生眉头一皱:“我是常泰生,你是谁?我老婆的手机怎么在你手上?”

        “常先生,别着急,我只是请你老婆和女儿到我这里做客而已,只要你按照我的要求去做,她们不会是受到任何伤害;但是如果你打算报警或者直接报警的话,我立刻就能知道,她们马上就会离开这个世界,我的意思你明白吧?”

        常泰生急了:“你是谁?你想干什么?别伤害我老婆孩子!我不报警,你要钱的话,我把我所有的存款都给你,求你放了他们!”

        “呵呵,你是科学家,我以为你有多聪明,没想到到现在你还这么天真的以为我请你的老婆孩子到我这里做客是为了你银行的那点儿存款?”

        常泰生听了这话渐渐冷静下来,“说吧,你想干什么?”

        “我听说飞天科技公司有一个建在地下的技术资料保险库?”

        常泰生犹豫了一下,回答:“是!”

        “你是算法工程学专家,还是主任职位,你应该有权限进入这个资料库调取技术资料吧?”

        常泰生脸色一变:“你想让我帮你盗取技术资料?”

        “聪明!如果你不想让你老婆孩子出事的话,我希望能在三天之内拿到五纳米、三纳米芯片生产工艺技术的资料,还有固态电池、充电加压技术的资料!”电话中传出慢悠悠的声音。

        常泰生大叫:“不可能,这是盗窃!”

        “没错,的确是盗窃,你既然不想做,那就等着给你老婆孩子收尸吧,再见······”

        “等等,等等!”常泰生立即大叫,他喘了一口气,“以别人的老婆孩子作为人质,很老套的威逼手段,不得不说它非常有效。好吧,你赢了,我会按照你的话去做,但三天的时间太短了,我虽然有权限,但技术资料保险库不是随时都可以进入的,就算有权限进入的人也必须事先申请,获得准许才能获得守卫的放行!自从这个技术资料保险库建成并投入使用,还没有主任级别的研究人员进去过,除了几个研发部门的几位教授之外,谁也不知道内部是什么构造,有什么安保措施!”

        电话那边沉默了几秒,很快有了决定:“好,我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你把技术资料保险库的内部情况搞清楚,这个保险库建造之前肯定经过建筑设计吧?有安保设施安装图吧?你们研究中心不可能没有备份资料,否则保险库内一旦发生安全故障,从外面进不去了岂不是麻烦?我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搞到设计图纸和安保设施安装图!”

        “我警告你,别想这耍花样,我会时刻派人盯着你,你如果想报警就要做好与你妻儿阴阳两隔的心理准备!”

        “······好,我不报警,但是我得先看看我老婆孩子,只有看到她们,我才能展开行动!”常泰生提出了条件。


 

        电话那边考虑了一会儿答应了,“你等着,我让你老婆跟你通电话!”

        过了几秒钟,电话中就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呜呜呜······老公!”

        这是老婆的声音,常泰生立刻就确定了,急忙说:“老婆你和欣欣怎么样?还好吗?”

        “呜呜,我们、我们被人抓了,欣欣还好,但我们都很害怕······”话还没说完,手机就被抢走了。

        “常先生,你听到你老婆的声音了,现在开始你可以展开行动了!记住,你只有最多一个星期的时间!从现在开始,你的老婆的手机打不通了,只能我联系你,你联系不到我!”

        电话挂了,常泰生脸色苍白的跌坐在沙发上。

        他只是一介书生,搞搞学问,做做研究,惹着谁了?没想到竟然会遭遇这种电视中才会出现的事情,简直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整整一夜,常泰生都没有睡觉,他睡不着,一想到妻儿还在那个不知真面目的人手里,他就心如刀绞,但是他知道他不能垮掉,他必须振作,否则如何把妻儿救出来?

        早上,常泰生洗漱完毕,煎了一个鸡蛋,煮了一碗粥匆匆吃完就提着公文包下楼去了。

        刚从电梯出来,手机响了,常泰生接通说道:“哪位?”

        “我知道飞天科技的研究中心被进行信号屏蔽了,上班时间无法与外界联系,有线电话也只能打到保安部门,所以我警告你,不要试图把你老婆孩子被绑的消息告诉研究中心的负责人,我劝你不要有任何侥幸心理,我们对警方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只要你敢透漏消息求助于外部力量,我敢保证你会很快收到你老婆或孩子的头颅!”

        这番话犹如在常泰生头顶浇了一盆冷水,昨晚他想了一夜,对方既然敢这么做,那么肯定有能力在研究中心以外的地方监视他,但是在研究中心内部,对方肯定没有这么强大的能量,如果对方在研究中心内部都有人,就不会把全部希望都放在他身上了。

        所以他的确打算把这件事情告诉柳教授,寻求柳教授的帮助,但没想到对方连这一点都想到了并且监视了警方的一举一动,这得多可怕啊!

        挂了电话的常泰生完全没有了侥幸心理,只能按照对方的要求去做。

        他猜测技术资料保险库的建筑设计图纸、安保系统等设计图都应该放在研究中心的资料图书室内或者应该是放在保安部门的资料室内。

        他用了整整两天时间观察资料图书室保管员的作息时间,这天早上他在药店买了一盒感冒药和一盒泻药,他把泻药的胶囊与感冒药的胶囊进行调换,通过安保检查时,保安以为只是感冒药,就没有在意,趁着中午吃饭的时候,他偷偷把泻药胶囊粉末洒在图书室保管员的汤碗之中。

        到了下午两点左右,图书资料室的保管员开始闹肚子,不停的上厕所,常泰生抓住机会进入图书资料室以最快的速度寻找,但他一连找了几次都没有找到。

        “既然不在图书资料室,那就只能放在保安部的资料室内了!”

  常泰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在被绑架他妻儿的坏人的逼迫下竟然能发挥出如此强大的潜力,他在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情况下,假造火警引开了保安部的人并取走了保安室的钥匙,用钥匙打开了资料室的门,从一个柜子里了找到了地下技术资料保险库的设计图纸和安保设施布置图。

        他把两份图纸藏了起来,傍晚下班后不久,他接到了绑匪的电话。

        “我提醒你一下,你只剩下两天了!”

        常泰生说:“我拿到了图纸,但是带不出来!”

        “哦?没想到你竟然能这么快就成功的拿到了图纸,很好!你说的问题不是问题,你们研究中心有一条排水道通到城市地下排水系统之中,位置就在研究中心的东边最中间,你想办法把图纸进行密封后丢下去,水会把它冲到出口,我会在那儿截住它!”

        常泰生答应:“明白!”

上一篇:跨坐在他的腿上摇动h 农民工小树林嫖妓

下一篇: 情感短文 情感短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