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宝宝…你还湿着呢游泳馆 我被强解开胸罩吃奶动漫

2021-03-10 15:49:19【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刘爱芳的心中,是又紧张,又不安,翻来覆去的几乎彻夜无眠,一直到外面天刚蒙蒙亮,才终于忍不住困倦的睡意,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嗯……” 早上七

    刘爱芳的心中,是又紧张,又不安,翻来覆去的几乎彻夜无眠,一直到外面天刚蒙蒙亮,才终于忍不住困倦的睡意,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嗯……”

    早上七点多的时候,老张被一阵轻轻嘤咛的声音吵醒了。

    坐在沙发上,老张舒舒服服的抻了个懒腰,打着哈欠环顾四周,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因为喝醉了酒,在刘爱芳他们家睡下了。

    “别闹了……我好困啊。”

    娇羞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不受控制的传进了老张的耳朵中。

    老张兴奋地竖起了耳朵,发现声音是从刘爱芳和陈帅的卧室里传过来的。

    这对儿小夫妻,还真是火热难耐啊,逮到机会就缠绵在一起!

    老张蹑手蹑脚的走到了卧室的门口,耳朵紧贴在门上,仔仔细细的听着里面的动静。

    感受着一双大手,沿着她的小蛮腰,一寸寸的往下抚摸,刘爱芳小嘴微张,忍不住低声嘤咛。

    胸前的双峰,伴随着呼吸,一上一下起伏着,刘爱芳浑身紧绷,心头窜起了一股火热。

    半梦半醒之际,听到耳边传来了粗重的喘息声,紧接着一个人翻身压在了她的身上,刘爱芳的脑海之中,忽然浮现昨天晚上,老张那阴森猥琐的眼神儿来!

    “啊!”

    刘爱芳惊叫了一声,猛地将身上的人踹到一边儿,挣扎着坐起身子来。

    “小芳,怎么了……”

    陈帅疑惑的看着刘爱芳,揉着脑袋,睁开困顿的双眼,迟疑的问。

    看到身边躺着的人是陈帅,刘爱芳这才猛然松了一口气,将额前的碎发缕到脑后,喘息道:

    “没……没事儿,我就是……做了个噩梦。”

    时间也不早了,老张还在家里,两个人也没有了继续进行下去的浴望,收拾收拾,就起床了。

    推开门儿,刘爱芳果然看到了老张端坐在沙发上,一脸笑盈盈的看着自己,那眼神儿,让她心中一阵恶寒!

    怎么还没走!难道还要一直赖在他们家吗?

    “张叔,你醒了啊。”

    陈帅到并不介意,笑着和老张打招呼。

    “呵呵,是啊,想着和你们两个说一声,我要回去了。”

    听到老张这么说,刘爱芳紧紧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心中忍不住催促,要走就快点儿走!不要一直在这里碍眼!

    老张虽然嘴上说着要回去,可是却仍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动不动的。

    “别啊张叔,吃过早饭再走吧?”

    陈帅刚说出口,却被刘爱芳重重的掐了腰上一把,疼的陈帅呲牙咧嘴的。

    “陈帅,你难道忘了,咱们家没有做早饭的材料了吗?”

    刘爱芳硬挤出来一丝笑意,咬牙切齿的对陈帅说。

    “可是我昨天不是买了那什么……”

    陈帅还要继续说,老张明显看到,刘爱芳的脸色一黑,都快成煤炭了。

    “呵呵,不用了,陈帅,我还有事儿,就先回去了。”

    老张说着,起身走了出去。

    走到门口的那一刻,老张明显听到刘爱芳松了一口气的声音。

    老张现在也不着急了。

    他的话,已经和陈帅说到位了,不管怎么样,他们都不会搬走了。

    既然不搬走了,还愁没有时间尝一尝刘爱芳的滋味儿吗?

    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

    他这个人呢,最大的优点,就是有耐心,要不然,也不会当了那么多年的兵,早就把毅力锻炼出来了。

    哼着小曲儿回到了家,老张坐在沙发上,美滋滋的抽了一口烟。

    这饭可以不吃,烟不能不抽。

    烟和美色,是老张生命里最重要的两件事儿,缺一不可。

    点燃一根香烟,老张夹在指缝中,深深地吸了一口,徐徐吐出一口烟雾,屋子里,瞬间又成了仙境。

    酒足饭饱思淫浴,老张忍不住心想,隔壁的小仙女在做什么呢?

    瞥了一眼时间,已经七点半了。

    柳娇娇是来这边出差的,估计应该收拾收拾,准备出门上班去了吧?

    坐在沙发上,老张可以清楚的看到,墙上的那个小洞,在对自己招手。

    去你大爷的。

    老子说不看,就不看!

    老张笃定了信念,起身,慢悠悠的走到了落地窗前,拉开门窗,站在阳台上继续抽烟。

    一阵馨香的味道飘然而来,老张忍不住吸了吸鼻子,侧过头一瞧,就看到勤快的柳娇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洗了满满一衣架的衣服。

    香味儿就是从那些衣服上散发出来的。

    ‘卡啦’

    隔壁阳台的门打开,靓丽的柳娇娇出现在眼前。

    “哎呀,张叔?起的这么早啊!”

    柳娇娇热情的和老张打着招呼,她穿着黑色的西装西裤,显得特别有气质。

    “是啊,习惯了。你呢娇娇,这是要上班儿去啊?”

    老张和蔼的笑着问。

    脑袋里,却浮现了昨天,她和小吴视频聊天时,那副销魂的模样儿。

    简直判若两人哪。

    “是啊!落了点儿东西,我走啦张叔!晚上见!”


 

    柳娇娇随手将放在洗衣机上的钥匙拿在手中,踩着小高跟,转身‘蹬蹬蹬’的离开了。

    晚上见……

    咳咳。

    这话,为什么听起来这么的让人……浮想联翩呢?

    如果柳娇娇在家的话,他可想什么时候见她,就能见到啊。

    一阵微风吹过,老张的目光,忍不住又落在了隔壁的衣架上。

    半透明的雪纺衬衫,粉色的小吊带,黑色的裤裙,肉色的丝袜,还有……那一排排半透明蕾丝内衣和……丁字圆洞内裤……

    让老张顿觉大饱眼福!

    老张‘咕咚’一声咽了一口口水,慢慢的走到只有一墙之隔的隔断旁边儿,好似迷了心窍一般,摸了一把那晾晒着的蕾丝内衣!

 

上一篇:妈妈喝酒喝多了给我机会 去朋友家拿作业被他弟那个了

下一篇:隔壁少妇下面好紧 小东西还没适应我的尺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