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乖宝贝真湿夹得我好爽 m 双性花蒂调教穿环

2021-04-09 15:44:30【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如今的建禄宫住着谁呢?可不得了,元太皇独女,少帝亲姐大公主赵英茧! 这个英茧可有些说头, 三十五了,老姑娘, 据说少言寡语,半天蹦不出个字儿, 但是,最喜欢读野书,最喜欢

    如今的建禄宫住着谁呢?可不得了,元太皇独女,少帝亲姐大公主赵英茧!

    这个英茧可有些说头,

    三十五了,老姑娘,

    据说少言寡语,半天蹦不出个字儿,

    但是,最喜欢读野书,最喜欢画狂画,最喜欢细数她老祖宗淙帝留下来的“数不尽”宝贝……所以,住在这建禄宫很少出来,更不提宫外露面。

    都传少帝心意已决,要把他大姐嫁给他最信任的发小苏肃,所以苏肃叫人忌惮的又多了一项:他极有可能是未来独一无二的驸马爷!

    此时,子牛被分到的宫近景七分队,此周管辖区域为建禄宫以西诸区。宫近景跟禁卫肯定还是有区别的,不是24小时驻扎,他们只有上午下午各两个指定时间点需要在宫禁内巡防,其余时间都在西宫门旁的景处大楼办公。

    进了新人初出任务都是老带新,这会儿带着她的师父叫许昕,说老也只四十二。宫近景里,一般有出息的,不到三十五就外派提拔了,更厉害的,二十来岁肩扛几杠的也有。像老许这样的老八器油子,心无大志,等着五十离宫后哪个部门找个闲差混下去,照样作威作福。

    小子牛的背景,像老许这样的耳报神会早不得知?再说,选着他这样的“精油罐子”带她已经很说明问题了,自是不敢怠慢得罪。

    “诺,这片儿跟你讲,走道儿就得小心,少帝一遇着急事儿抄小道往清源宫,多半走这里……”瞧瞧,老许跟这里就和地老鼠一样,门儿清!

    子牛机灵,直点头,晓得这是万万大意不得滴!

    “诶,老许,今天你巡逻啊,”

    “是是,哟,早知道今儿您当差,碰得着,那壶老酒就给您带来了……”

    “许哥!上回歌可还没唱完啊。”


 

    “记着呢!电话联系。”

    一会儿遇见宫里的内侍官,一会儿遇见禁卫,老许或“奴颜婢膝”的,或“哥两儿好”的;有些也不打招呼,看得出来,这里头,有他尊畏得不敢开腔的,也有他不屑搭理的……

    老许说,“这宫里,照样鱼龙混杂,多半有来头,可也有特犯贱狐假虎威叫人瞧不上的,你初出茅庐,就算您家有后台,一开始还是低调谦和些好。说个不好听的,见人说人话,见鬼嚼鬼话,这里还是最适用。”

    子牛忙点头“记住了师父。”这些日子处,子牛家里也有人教,不是舅舅,倒是苏肃。

    苏肃晓得给她按了这么个油头师父,也教她这样的人“为人处世”你学着些也好,但也不必太往心里去,真不舒坦了,犯不着那么“小心翼翼”,受憋屈了,还是得回来告诉他——嗯,苏肃何尝又不是“多窍玲珑”,教她怎么应对她师父这类宫里“小人物”……嘿嘿,老许要晓得,他这徒弟回了家苏肃还教她怎么应对自己,真不知得吓得屁滚尿流好,还是荣幸得泪流滚滚好,呵呵。

    小巡逻车停稳,老许下车向那个亭子跑去。子牛也贼,记着刚才师父遇见熟人说一会儿找地儿“抽口烟”,这不熟人站那头等着呢,子牛就乖巧说“师父,我单独转转吧。”莫怪老许也喜欢她,聪明撒,有势力也不摆谱儿,所以今后对她更好。“好好,你转转,有事儿立即拿对讲机联系。”老许掂掂手里的对讲机,子牛直点头。

    小子牛遂开着巡逻车转悠去了。

    咦,开到一片花圃,狗日的,天下最好的确实都送到宫里来了,这片花圃鲜美得人望着不想走!

    适时,子牛望见有个稍胖的妇人独自站在花圃里,画架子支棱着,在画板上描涂着啥。

    子牛背手走过去——嗯,常人要望见她画板上画的,肯定不屑一顾,画得都是些什么玩意儿,一坨一坨的,乱七八糟!

    但小子牛却眯眼细看,还瞧出些名头,她突然实在憋不住嘴地小声说,

    “您这方子里差一味吧,白术,对,白术。”她还斩钉截铁又一点头。

    把胖妇人吓一跳!刚要发火,可听她这么一说,愣了下,跟她一样小声,“你知道我画的这啥儿,”

    子牛点点头,她两手还背在后头,“洗面奶的古配方嘛,您有见识,现在研究这些的不多了。”说着,她再拿出一手竖了个大大的大拇哥!

    艳阳下,小子牛甜甜真心赞赏的笑意,毫无虚假的“认同感”——乖乖个隆滴隆,难怪后头这大公主爱她爱得——不比翀心差呀!第一次面见,瞧这小子牛“马屁”拍的!

    胖妇人显见高兴地睁大眼——也是巧,她父亲,她弟弟,那都是帝王家最精优的典范。反倒长到女孩儿身上,全就次一等,不比她父亲弟弟那样秀隽之眉目,她小眼睛,睁老大才能显出神采奕奕!

    “你也晓得这古方子?”

    “是呀,川穹,细辛,白附子,藿香,冬瓜子儿,沉香,土瓜根,广苓苓,白术……”小子牛两手抬起,掰着手指头开始细数,

    “得得,你会画出来吗,”胖妇人捉着她手腕,

    子牛说“试试吧。”

    胖妇人把笔交她手上,算是更得喜爱她十分啦,

    这不瞌睡遇着枕头,小子牛最爱啥,不也是画些乱七八糟的嘛。画啥像啥!她画出来的白术可比胖妇人这一坨坨生动得多,喜得她在一旁不停跟子牛说来说去;子牛呢,有应付她说话的时候,也有不搭理她的时候,有时候还能跟她争竞几声“你不信,翻书去看看,我记着才没错儿呢。”诶,甚还有几分骄横。但,胖妇人好像天生吃她这一套,蹙眉一会儿,再想想,就孬下来,“好像你说得是对的……”

    嗯,这一旁是始终没来个人,

    要不,看见这一切,不得把眼睛抠下来不信得擦了又擦!

    一,这小半会儿,大公主只怕说了她半年的“话语存量”!

上一篇:禁忌高h纯肉短篇小说 把红酒瓶推进去

下一篇:宝宝,让我蹭蹭不进去 男神把我弄失禁男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