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强制屈辱调教h 公交车上少妇很配合

2021-04-09 15:43:52【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OK,忘了说了,她还是个典型的“很会得寸进尺”之人。 苏肃看着她,子牛抿抿唇,“给我搞点白酒。”——初识她的人都容易被她的软萌迷惑,不过透

    OK,忘了说了,她还是个典型的“很会得寸进尺”之人。

  苏肃看着她,子牛抿抿唇,“给我搞点白酒。”——初识她的人都容易被她的软萌迷惑,不过透过一些蛛丝马迹又很容易破功。

    苏肃内心肯定怔惑,她怎么会要白酒?但是,一点头,也没说话,答应了。

    苏肃此时对她好,肯定是为了拉拢她舅舅,但也不能否认苏肃对她好的“真心”,也就是说苏肃是拿“真心”来拉拢她舅舅。对她迁就,对她维护,前提也是“真心为她好”;这时候她要什么给什么,首先是想她放松、开心,不被这“高强度的集训氛围”压抑着,从而惹她舅舅操心。

    但是小子牛往往是能凭自身打动人的,就像集训第一天她唯一张口的,就是一句足够“怼天怼地”叫人刮目相看的诗!

    今儿,照样叫苏肃内心即震撼又好笑。

    原来她要白酒,就是自己喝,而且,一喝,真就壮奋地“不可一世”!——信不信,5公里越野跑她那个小组她跑了个第一!整体排名也在前十!

    苏肃在监控里望见小子牛眼睛圆睁,注意力超级集中,看地图,找标识,奋力跑,刷卡打卡,真不见一丝一毫病态样儿,结实机灵着呢!连他身旁的幕僚都说,小丫头身上灵气逼人,真是可造之才!当然不乏溢美之词,她是“他之妹”嘛,但,苏肃内心竟真有些喜爱,她真是个“有趣的孩子”,总能给些人惊喜呢。

    毕竟还是有担心的,她正犯着哮喘,又喝了酒,无非就是趁着酒劲儿振奋一把拿下这个5公里。看看,一到终点,小丫头就倒了!

    子牛也不是醉,她千杯不醉,酒量了得。她是累,是终于拼命完成一把后的彻底松懈……侍卫把她一抱进来,苏肃亲手接了过来,子牛迷迷糊糊眯开眼还小声哎呀了一声,“他们又该笑我了。”她呀,好胜心还挺强,怕落人口实。苏肃明白,微笑低头“没人看见,是教官先把你扶走,咱们才接手的。”子牛这才安心,“水,我想喝水……”


 

    接下来,就是打乱仗,她喝过水后,突然急喘,还把苏肃惊吓了下,急召医生来。哪知她抱着药瓶死吸了几口,平缓下来——但是苏肃望见她慢慢得缓下来的模样又害怕起来,小子牛像大梦一场,身子软绵无骨,呼吸轻得他都摸不到……

    医生进来时,就望见苏肃紧抱着小姑娘一副惊忧!见医生来,赶紧抬手召唤,“看看,她呼吸……”医生赶紧用听诊器听,“有。”再摸摸脉搏,“有。”反正经过一系列诊查,都是正常的,苏肃这才稍放心。“估摸就是太累了,叫她睡会儿看看。”医生说。苏肃自个儿都没觉察吧,非得他亲手探查出她鼻息,自己才松开紧抱她的手叫她平躺下来……

    ……

    难得一天假期,把这些集训的孩子放回家。

    子牛是直接被车送回了“苏芈园”。一开始她还着急,这不是往她家去的路,虽说她也不熟悉中都的路,但显然这是往半山腰上走,她家哪儿在那儿!后来非得苏肃亲自打来电话安抚她,“今后舅舅和你搬这儿住了,舅舅在家等你呢。”子牛才安心。是没在意,苏肃此时已经改口,喊茂渊“舅舅”了。

    紫华山不大,据说是当年修建紫阳宫挖出来的尘土堆起来的一座山。但位置特殊,意义重大。它就位于大紫阳宫后,仅一条马路之隔,是中都城内唯一的一座山丘,也在中轴之上。原本也是圈在皇禁红线内,属宫中财产,但七十年前,玄帝一梦,说这座山需要磅礴人气,遂将此山开发了出去,做了公园。

    可毕竟距离大内这样近,仅向公众开放了十二载,元帝一登基,就把紫华山又收回禁内。可是也不好违背父皇愿,需要人气,那就往山上指派建院,着皇亲近属迁居至此。苏家就是那时候在紫华山上建的“苏芈园”。

    园子不大,苏肃除了在宫中,最常居住于此。

    子牛还是懂事的,她在元明行宫受训,可不仅仅体能训练,更多的,则是规矩、规范、礼节。同理,来到这大宅门儿,即使寄居这里,她也明白要谨慎低调,守矩守规。

    直到最后只剩舅舅和自己了,小子牛声音还小心翼翼,“能大声说话了吗,”

    舅舅见此是欣慰的,可也心疼,“这今后就是咱们家了,在这小院子里,跟从前一样。”

    眼见着小子牛“哦哦”欢呼两下,就倒在床上,“舅舅,可把我累坏了,你不知道那里的人每个鼻孔朝天……”侧躺床上跟家里一样扭得像虾米,就开始跟舅舅叽里呱啦讲述这几天的事儿。

    舅舅拉扯她胳膊,“你站起来,叫我看看这身衣裳。”小子牛头回穿景服回来,舅舅还没看仔细呢,

    小子牛赶紧站起来,立正,更训练时一样,腰杆儿忒直,给舅舅敬了个礼,“报告舅舅,我集训期间获越野跑第九名,内务第六……”巴拉巴拉开始“邀功”。

    舅舅笑眯眯直点头,吃她这套啊,

    小子牛最后两手抱着舅舅脖子,赖怀里,“舅舅,这是哪儿,那天上我家来的人集训第一天说我是他妹妹,他是谁,这是他家么……”一连串开始发问了,

    舅舅抱着她轻摇轻晃,像小时候哄她睡觉一样,拍她后背,“是的,这是他家,今后一段时间咱们寄居在这儿,他认你做妹妹也是为了更好地照顾咱们。他叫苏肃,是……”

    哪知,一听到他的名字,怀里的小子牛突然顿住!

    直起身看舅舅,“他叫什么?”

    “苏肃,苏州的苏,肃穆的肃……”舅舅以为她没听清,解释道,

    子牛突然起身,眼睛大睁看着前方,她可记得这个名字!苏锦,苏肃……

    “子牛!”

    舅舅都蒙了,子牛突然跑出去,喊都喊不住!

 苏肃晓得子牛今天第一次回苏芈园,特办完事就直接回家来了。

    哪知,回来就见茂渊在他那独立小院子里背着手走来走去,还叹着气。

    “怎么了,子牛没回来?”苏肃问,

上一篇:女朋友下面又丑又黑好难看 H少妇系列小说

下一篇:翁公的好长好大 听到硬的音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