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白嫩人妻沦为他人胯下 熟女人妇交换又粗又大

2021-03-09 15:27:02【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林峰的大腿好像没有这么粗啊,难道不是林峰?我又用手在林峰大腿上仔细摸了摸,不对,真不对。难道和自己调情半天的是别人?想到这里我浑身打了个冷颤。我正准备起身开灯看个究竟的时

林峰的大腿好像没有这么粗啊,难道不是林峰?我又用手在林峰大腿上仔细摸了摸,不对,真不对。

难道和自己调情半天的是别人?想到这里我浑身打了个冷颤。

我正准备起身开灯看个究竟的时候,眼前的人似乎发现了我的想法,直接一个翻身把我压在身下,我能感觉得出来,粗大的硬物顶在我的洞口,那烧火棍一样的玩意,好硬,好粗,烤的我整个人头皮发麻,整个人一阵一阵的酥软,一下子提不上一点力气来。

男人巨大的啤酒肚,压在我的肚皮上,硕大的硬物在外边蹭来蹭去,我越来越难受,大脑慢慢的一片空白。嘴里不自觉的呻吟出声来。

啤酒肚?

不对,林峰虽说有啤酒肚,哪里来这么大,这个人不是林峰!

我很肯定,我突然被吓得整个人一抖,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一样,从头到脚冰凉。

“你不是林峰!?”

那男的先是一愣,随意粗大的舌头直接搅进我的耳朵里,耳朵本来就是我全身上下最敏感的地方,他这样疯狂的舔,让我几乎疯掉了一样。

“我肯定不是你那不行的老公啊,小婊子。”

“你是林叔!”

这噩梦一样的声音我说什么我都忘不掉。

王八蛋!这混蛋胆子太大了,林峰就在我旁边,这家伙就敢硬来!

我想要推开他,可是他的手却紧紧的抓住我的手,死死的按在床单上,强行用脚撑开我的双腿,就要挺着啤酒肚把他的巨物挺进来。

“对啊,就是我,我说过,你逃不掉的!”

声音如噩梦一般在我的耳朵里炸裂开。

林叔俯身,左手反握住我的脸,向上一送,然后他竟,他竟然就这么吻住了我!“看我今天不弄死你……”

?林叔大叫一声,接着对着我就是一个耳光!啪!声音清脆响亮,我立刻感觉到左脸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噗!”

????我吐出一口血水,眼神冰冷的看着面前痛得龇牙咧嘴的男人。

????“臭婊子!敢咬我!”

我是在家里,老公就在我旁边,我绝对不能服从给这样的男人!

?男人左手揪住我的头发,向上很恨一扯,我的扬起脖子,修长的脖颈暴露在男人面前,不知从哪里掏出来的水果刀,直接架在了我的下颚处。

????“可惜了,你不是爱咬人么?我现在就把你这漂亮的小嘴片下来,看你还怎么咬人!”

????刀锋凌厉,沿着我的下巴轻轻向上滑动,我没有躲闪,只是死死看着这个男人,看着他得意的笑,……刀锋抵住了我的唇角,我双唇微微颤抖。

为什么我遇到的总是这样的亡命之徒。

?“本来你老公求我来弄你的时候,我还挺高兴,现在既然你这么不识趣,我不如现在就杀了你!”

?刀锋划动,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就在此刻,门外我听到林峰的声音!

“林叔,算了。”

卧室里灯光忽然亮了起来,我看到站在门外的林峰,我感觉眼前这个人熟悉又陌生。

只感觉心里猛的一阵刺痛。

算了是什么意思?这一切都是他安排的?

呵,搞笑至极。

“林峰,是不是……”我咬牙瞪视着这个男人。

七年相恋三载同床,我不敢相信他竟然做出这等事来。

可是看到眼前男人颓唐的模样,我忽然想起刚结婚时的日子,将要出口的话便又咽了回去。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仿佛方才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站起身,理了理凌乱的长发和睡衣,默默从衣柜中拿出一只健身包来,一件件往里面装起衣裤来。

林峰依旧站在卧室的门口,没有要阻止我的意思,也没有任何解释,直到我收拾好东西,穿上衣服拎着包从他身边走过。

“这么晚了,你要去哪?”

灼热而熟悉的手掌一把抓住我的手臂,我浑身一颤,强忍着仿佛被毒蛇缠上一般恶心感,抬头注视着他的眼睛。

“工地那边材料出了些问题,我要出门几天。”

我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声音。很好,没有颤抖,也没有情绪。

“……”

林峰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脸却凑了上来,湿热的呼吸喷吐的在我脸上,带着淡淡的酒气。

我猛地偏过头,将手臂抽出来,从他身边挤过,装出一副坚强的模样,拎着手上那只没多少重量的包走出了这个生活了三年的家。

“哐。”

沉重的防盗门在我身后合上,隔断了门后男人隐约的啜泣。

我拎着包漫无目的地走在凌晨空旷的街道上,心里空空的,似乎还带着点钝痛。

我甚至有些期待这时候从那些小巷子黑暗的角落里冲出一个人来,就这样强了我,或者杀了我也是可以的。

可笑的是,这一夜却异常安静。

“豆浆,油条,盐茶蛋……”

早餐车的大喇叭将我从出神的状态惊醒,我这才觉得浑身发寒,一双脚更是酸痛的不像自己的。

“小姐,不买不要挡我生意嘛!”小贩不耐烦地冲我吼道。我能感受到他打量的目光,好像是在看一个疯子。

我伸手将风衣的领翻了起来,试图挡住路人探究的目光,埋着头快步走开了。

“开房。”我胡乱走进了一家昏暗的小旅馆,将身份证扔在柜台上。

 

“哦。”暗哑的声音带着一股怪异的腐臭气息从柜台后面飘了出来。

我抬头一看,只见那柜台后面钻出个肥硕肮脏的老头子来,咧着一嘴黑黄的烂牙冲着我不怀好意的笑着,让人恶心至极。

我心里升起换家店的念头,可门外熙熙攘攘的人流却更叫人害怕。尤其是那早餐车的喇叭,阴魂不散的纠缠着我。我点点头,几乎是抢得从那老头子手里拿过了钥匙,冲上了楼。

将繁华与喧闹关在门外后,我终于冷静了些。

这房间也太差了。

和柜台里的老头一样,泛黄的墙纸已经剥落了大半,露出脏得看不出模样的墙漆,看上去还有些湿黏的样子。

我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糟糕的旅馆,仿佛沾一下就能得病一样。

这么想着,我忍不住自嘲的笑了起来。

脏?好像我又有多弄净似的?

撞的我心尖发痒,突然好想……好想发泄出来.

看了一眼浴室里面,此时林叔已经快要洗好了。我慌里慌张的回到卧室里面,关上门,背靠着大门,穿着粗气。

现在我也没心思洗澡了,生怕晚上再遇到林叔,毕竟老公睡着了,我不知道这个男人会弄出什么事情来。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了不知道多久,听着催眠曲,那些热浪才慢慢的褪去,整个人慢慢理智起来。

看了一眼躺在旁边的林峰,叹了口气,给他盖好被子,眼皮慢慢发沉。

可是越往往越怕什么,就会越遇到什么。我怎么也没想到,我又会落入一个深渊里。

在睡梦的时候,我似乎能感觉的到有一双滚烫的手隔着衣服,抚摸着我的身体。我只感觉心里有点发痒。

我以为是梦,没想那么多,可是那双手仿佛有魔力一般,一只手慢慢的掀开我的睡衣,从我的腰部慢慢的往上探,灼热的手,慢慢的摩挲着我的皮肤。

另一只手只是搂住我的脖子,温柔的撇开我的头发。

这种温柔的感觉,让我下面有点痒起来,我知道是林峰,估计是睡醒了。

虽然打心眼里有点不喜欢这种感觉,因为知道,自己又要被弄的不上不下,睡不着,可是没办法,林峰是我的男人。

林峰的手不再满足于在我腰间徘徊,慢慢的探上我的胸口,揉捏着我最敏感的白嫩。另一只手从我脖子上抽出来,隔着我的睡裤,摸着我的大腿。

我“嗯”的一声呻吟了出来,身体慢慢燥热了起来。

林峰听到我的声音好像更加亢奋了起来,麻利的解开我的睡衣,疯狂的凑上来吻着我的唇,硕大的舌头,直接滑进我的嘴里,吮吸起来。

林峰的嘴巴似乎有点难闻的臭味,我也没想那么多,毕竟刚喝完酒,可以理解。

我双手环抱住林峰的脖子,林峰疯狂的吸着我的口水,我只感觉有点奇怪,今天的林峰…好像更加疯狂了。

或许是忍了太久吧,林峰没给我想太多的机会,直接一路像下,在我的锁骨,脖子,胸膛上,留下了一道道湿润的划痕。

我敏感而又脆弱的神经,在自己老公面前更加亢奋了。

上一篇:不要两根一起进会坏np 花蒂改造穿环

下一篇:宝贝它硬了帮帮我用口弄出来 鲤鱼乡硕大轮流粗暴挺进撞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