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我的下面被填的满满的好涨 接种遇到粗大

2021-05-06 15:23:21【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他手上猛一用力,将人拥进怀中,单手掐着女孩的腰,狠狠禁锢住,“千年来,想接近本君的人不少,能办到的只有你一人。你有能耐闯入极域禁地,却不知本君是谁?” 慕颜眨了

    他手上猛一用力,将人拥进怀中,单手掐着女孩的腰,狠狠禁锢住,“千年来,想接近本君的人不少,能办到的只有你一人。你有能耐闯入极域禁地,却不知本君是谁?”

    慕颜眨了眨眼,长长的睫毛上还沾着水,脸色也因为身上的疲惫与痛楚而有些苍白。

    但身上那种痛苦与死寂,却因为男人话中的内容而缓缓消失,变得鲜活过来。

    她侧着头,看着眼前俊美无双的男人,突然意识到了一个事实,“你……是不是脑子不太好?”

    男人面色一僵,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慕颜眼中露出怜悯的神情,“你是因为脑子不太好,所以才会被家人关在这里的吗?”

    否则怎么会开口本君,闭口谁派来的。

    她在演武大陆生活那么多年,看过无数古籍,从未听说过有什么叫极域的地方。

    再加上昨晚自己进入山洞的时候,这男人就一副发病无法自控的样子。

    如今醒来又说什么“千年来,想接近本君的人不少”。

    整个演武大陆上寿命最长的也不过三五百来岁。

    从种种迹象看来,这男人一定是脑子不太好,有臆想症,所以被家人师门抛弃在了这山洞中。

    年纪轻轻的,长得也不错,没想到是个傻的。

 这么想来,昨天……也怪不得这男人。

    一个傻子懂什么啊?

    要怪也只能怪自己闯进了关这傻子的地方。

    慕颜轻轻叹了口气,稚嫩的脸上露出几分同命相连的哀婉。

    男人的嘴角抽了抽。

    这小丫头在怜悯他?

    他忍无可忍道:“本君是帝溟玦!小丫头,现在你还想说你不知道本君是谁吗?”

    慕颜再度眨了眨眼,一脸迷惑,“我该……知道吗?”

    帝溟玦差点没被这小丫头气死。

    可偏偏,眼前的人神情无辜而茫然,稚嫩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破绽。

    帝溟玦咬牙切齿道:“你还想演到什么时候?你不知道本君是谁,为何会闯入极域禁地?又为何要千方百计爬上本君的床?”

    慕颜的小脸一下子涨红了,她的眼中露出愤怒之色,“明明是你对我……我只是想逃进这山洞中避难,是你……是你将我……”

    帝溟玦立刻想起了昨晚的一幕幕。

    女孩如小猫般的哭声,求饶声,还有软的不可思议的身体。

    一开始当然是因为体内乱窜的邪火。

    可是到后来,连他自己也分不清是体内流窜的灼热驱使,还是当真意乱情迷。

    而且,那时他神智有些不清明。

    只觉得怀中的人带给他前所未有的契合与渴望。

    直到今早醒来才发现,这人年纪竟这般小。

    看根骨年龄大约只有十四五岁。

    未成年……而且还是凡人!

    帝溟玦心中突然一阵烦躁。


 

    莫名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

    不对,禽兽不如的是将这么小的丫头当做奸细送到他身边来的人。

    又或者这女孩身上有什么掩盖修为和根骨的法宝,以至于连他都看不透。

    想到这里,帝溟玦眼中凝结出了冰寒彻骨的凉意。

    他松开了女孩的手腕,改而搂住她的腰,不让人挣脱。

    一双冰蓝色的眸子紧紧盯着她,声音沉沉道:“算了,本君不追究你是谁派来的人。你既已经与本君有了……肌肤之亲……”

    说到这里的时候,男人的耳根可疑的红了红,“那便是本君的女人。本君不会始乱终弃……你也不许再想着原来的主子,听清楚了没有?”

    那个控制着女孩的人,他会亲手挖出来,然后碎尸万段。

    帝溟玦活了千年,很少有什么东西能让他执着想要的。

    眼前的女孩是第一个。

    强烈的渴望留在身边,不想他逃离。

    帝溟玦向来随心所欲,既然这样想了,那便会这样去做。

    即便是奸细也无所谓,只要斩断她的牵绊,让她只能留在自己身边便好。

    慕颜:“……”

    她越发觉得这人脑子铁定是有病的。

    心中的愤懑与屈辱,到这一刻反倒是都被怜悯替代了。

    帝溟玦哪里知道怀中的人在想什么。

    见她微垂着眼帘没有说话,样子说不出的乖巧柔顺,只觉得向来冰冷的心都仿佛化了。

    他轻咳一声,撇过头,有些不自在道:“告诉本君你的名字与生辰八字,本君让长老去合一合……然后选个吉日举行婚礼。”

 慕颜小嘴开合了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

    “不……这个……就不必了。”她结结巴巴道,“你我素不相识,昨天发生的事情不过是意外,怎么能随随便便成亲。”

    被毁了清白她当然很伤心很愤怒,但是眼前这个“傻子”总比是继母安排的那些混混好。

    哪怕,真的是被那些混混玷污了,她也绝不会为此而跟不喜欢的人成亲,更不会因为别人的错误而惩罚自己或自杀。

    慕颜外表柔弱,这十几年也被继母刻意养废,但她骨子里就是个无比倔强决绝之人。

    她深吸了一口气,扬起有些苍白的小脸看着面前俊美无俦的男人,“昨晚发生的事,你不想,我也不想的。总之,今天过后,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她看了一眼男人赤果的身体,面颊红了红,咬唇道:“你……你……即便有病也不该躲在这等地方,还是早日去寻个医师治疗吧。”

    说完,抬起小手挥了挥,“那我先走了。”

    然后,就真的毫不留恋地转身走出了山洞。

    或者说,就像是身后有什么野兽在追一样,踉跄着逃出了山洞。

上一篇:大屁股浪妇放荡生活 走绳小说

下一篇:少妇和老头小说系列 解开了岳的乳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