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不要了两个一起太多了 周梦莹怀了王伟忠的种

2021-04-01 15:31:55【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否则以眼下的局势来看,明月江秋杀了自己和蜂后也不是什么难事! 白羽宗的追杀,起初无论是蜂后还是吴敌,都以为是这些正道门派因酒肆一事折了面子,不肯放过。 但一交手

     否则以眼下的局势来看,明月江秋杀了自己和蜂后也不是什么难事!

 白羽宗的追杀,起初无论是蜂后还是吴敌,都以为是这些正道门派因酒肆一事折了面子,不肯放过。

        但一交手,吴敌却察觉出来了一些不同,因为对方下手丝毫没有留情的意思。

        当然,这并不能说明什么,毕竟人妖殊途,这些自诩正义的正道门派,面对蜂后这样的大妖,小心谨慎一点也无可厚非。

        但偏偏他与明月江秋皆是人族,按理来说,就算是正道门派要惩恶扬善,铲妖除魔,也不会对他和江秋下如此杀手。

        但事与愿违,白羽宗的追杀,不遗余力,所有弟子长老出手,皆是毫不客气,似乎双方之间有着血海深仇一般。

        蜂后不觉奇怪,但吴敌却很清楚,这其中,一定有一些关节,是他还不清楚的。

        也就是这个关键,串联起白羽宗的追杀,这个关键到底是什么?

        要知道,吴敌与蜂后可是刚刚逃离五城地域,踏入小岸镇也不过一两日的时间。

        此前二人根本没有接触过任何白羽宗的弟子门人,更不用说招来这么大的仇恨。

        就算蜂后因妖气泄露,被那些正道弟子围杀,归根结底,吴敌与蜂后,和白羽宗之间根本没有这么大的仇怨。

        白羽宗追杀至化外大漠,本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更不用说,他们如此的锲而不舍。

        此事显然是另有隐情!

        而吴敌明白自己与蜂后,并无真正触怒白羽宗的地方,所以他很快就明白,三人之中那个神秘的女子明月江秋,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面对吴敌的突然发难,明月江秋被制住命门,但表情却并没有太多的慌张神色,反倒是有几分欣赏的看了吴敌一眼。

        “你在酒肆的时候,就已经打好了算盘,得知我们要去往飞绝峰,想要利用我们,帮你对付白羽宗?”

        吴敌一字一句,冷声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引来白羽宗的这般穷追不舍?”

        在暴风谷的罡风绝瀑停息,三人踏入暴风谷前,吴敌对于明月江秋虽有怀疑,却并不能十分确定。

        而直到轩不智冒着生命危险也要通过暴风谷,显然是不愿放过,这一点,让吴敌真正确定,白羽宗的追杀绝不是因为自己或是蜂后。

        除去自己与蜂后二人,那么白羽宗的目标便已十分明确了——明月江秋!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她到底做了什么,才会惹来白羽宗这般大费周章的追杀?

        蜂后面露惊惧的看着明月江秋,此时的她,自也是明白过来,自己被人当枪使,这样的滋味,怎能让人好受?

        “我从未有过这样的想法。”

        明月江秋虽命门被吴敌钳制,但她却并没有露出多少惊恐之色,只是叹了一口,徐徐道,“我只是想要借蜂后姐姐的妖气,隐藏自己。”

        蜂后脸上露出几分愠怒之色。

        吴敌倒是听出了几分弦外之音,皱眉的看着明月江秋。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是二人始料未及,只因吴敌猛地感受到周围涌出一股无名之力,这股力量从明月江秋的体内爆发出来,竟一下子将他震退数步!

        “这……这是……”

        感受到这股力量,蜂后瞳孔猛缩,吃吃的看着明月江秋,眼中尽露震惊神色!

        只因这股力量,乃是魔世之力,是魔之力!

        以明月江秋为中心,四周的空气,也在一瞬间变得冰凉,空气中甚至凝结出了一种与冰晶相似的水气,沁骨寒冷!

        “魔世气息,你……”

        便是吴敌,也没有想到这样的变化,他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明月江秋绝美的脸庞上,浮现出几抹痛苦之色,她有几分寂寥的苦笑一句:“为何我半边脸生的如此丑陋?皆是拜这魔世力量所赐。”

        吴敌与蜂后闻言,脸上皆露出几分不忍之色。

        尤其是蜂后,同样身为女性,她当然能够明白,一个女人的容貌是多么重要的东西。

        这世上,又有多少女人,能不在意自己的容貌?

        本该是绝美如仙一般的女子,偏偏因魔世之力,生了这样一边丑陋的模样,让人如何能不扼腕叹息?

        蜂后心有不忍,实则内心已原谅了她,担忧的问道:“那……你与白羽宗之间的矛盾,又到底是?”

        明月江秋收敛了心神,微微颔首,轻声道:“二位有所不知,白羽宗乃是隐世门派,名气虽小,但来头却不小。”

        “白羽宗的初代师祖,乃是银山雪雁万厉山,当初亦是与魔世对抗,封印魔世的绝顶高手之一。白羽宗也一直是以守护魔世封印,对抗魔族为己任,因此并不出世,不显赫。”

        “白羽宗拥有两大法宝,分别是万厉山前辈所使用的神兵,白羽啸林枪,和一枚天心玲珑果。”

        蜂后闻言,已是惊讶出声:“是传说中,能压制一切邪狞,净化真气,提纯力量,增强功体的天心玲珑果!”

        吴敌的阅历与知识,自是不如二女,便问道:“天心玲珑果?”

        蜂后急道:“三百年生长,三百年开花,三百年结果,如果不在一日之内摘下果实,一旦果实坠地便立刻腐烂,拥有莫大神通,甚至不要服用,只需要携带在身边就能产生莫大的增益!”

        听到这里,吴敌心中便对此物有了一定的概念,这东西,无论出现在哪里,恐怕都能引起天下高手的争抢!

        能净化真气,也就意味着只要带着这天心玲珑果修炼,无论在哪,都是洞天福地,事半功倍!

        压制邪狞,面对那些擅使邪法的修士,更是一种天生的优势。

        更不用说提纯力量,增强功体这种效果,这简直是每一个修士都梦寐以求的东西!

        也正是这一刻,吴敌明白了明月江秋为什么会受到白羽宗如此不遗余力的追杀:

        “所以,你偷偷溜进白羽宗,盗走了这一枚足以引发全天下修士争抢的天心玲珑果?”

        蜂后也先是一惊,旋即明白过来。

        那白羽啸林枪乃是神兵,明月江秋盗走也无用,她所能盗走的,也只有天心玲珑果。

        天心玲珑果,对于邪狞、魔气有着强大的镇压效果,江秋也有足够的动机去做这样的一件事。

        而除了这玩意儿,恐怕没有其他东西能让白羽宗如此抓狂。

        明月江秋点了点头,事已至此,她承认与不承认,根本没有什么区别。

        吴敌看了她一眼,点头道:“你到底是谁,又怎会知道这么多秘辛?”

        知晓白羽宗的来历,知晓白羽宗的过往,知道全天下修士都几乎不知道的秘密,知道白羽宗之中藏有天心玲珑果这样的宝贝……

        明月江秋到底是谁?

        只是,还没等明月江秋开口,吴敌却又问了:“你和飞绝峰主人,是什么关系?”

        这下子,连蜂后也不由震惊,她惊讶的看了明月江秋一眼,不解问道:“吴敌,你怎会认为江秋和飞绝峰主人有关?”

        明月江秋也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吴敌,但显然,她也很是好奇,为什么吴敌会将这本无关联的事情联系在一起。

        吴敌淡淡道:“能知晓这些秘密的人,肯定不会是什么普通的修士,江秋身上充满了魔气,我虽不知她与魔世有什么关系,但这世上,能与魔世产生联系的地方,也就只有这化外之地的魔世封印了。”

        “而化外四绝地的存在,又让茫茫化外,成了死地,几乎没有人能在这里生存。”

        “四绝地之中,唯有一处飞绝峰,才有人迹!”

 化外四绝地,乃是四处死地,见识了暴风谷的厉害,吴敌明白,这样的地方,不可能有人能在其中生活。

        明月江秋的身上,沾染着魔世的气息,而四绝地的形成,亦是因当初魔世大战,魔世四王被绝世剑客斩断手臂,落地坠成。

上一篇:开一次房一般做几次 我的奶水涨你帮我吸

下一篇:宝贝怎么样我的尺寸还满意吗 在公交车上弄到高c爽文